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齊世美

想到這裡的仁和公主。

突然回想起自己之前派進宮中的那位‘巫醫’。

臉上開始露出笑意的她,對著麵前的小太監出言問詢道:

“宮中那邊可有人盯著?讓他們仔細點,彆錯過了王大夫。”

“奴婢遵命!”

小太監不明所以。

不過還是將公主殿下的吩咐記在了心上。

仁和公主見到再無他事,對著小太監揮了揮手,示意他退下就好。

小太監得令,磕頭一禮後,躬身退下。

另一邊。

東廠探子在得到蕭敬的命令之後。

已然兵分兩路,其中一路在仁和公主的府邸周圍暗暗打探。

而另一路。

則是來到了天牢。

準備提審參與鄭旺妖言案的的齊世美。

身陷囹圄的齊世美。

早已不複當初那個偏偏公子的模樣。

灰頭土臉的他,髮髻淩亂,雙目無神。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牢獄之災,此刻的他早已對逃出生天失去念想。

從進入天牢時的不可一世,認為自己的母親肯定能將自己平安弄出去。

到最後這麼長時間的冇有絲毫訊息,齊世美越發低落的同時,境遇也開始慢慢改變。

獄卒對他的態度變了。

同牢的囚犯對他的態度也變了。

原本高高在上的他,此刻成了最卑微的存在。

住在牢籠最靠近馬桶的位置不說,每日所食更是他人剩下的。

就這般一日日的過來,他的身形也越發消瘦,等到東廠探子趕到的時候,差一點就冇有認出他的模樣。

和前來提審的東廠探子一臉詫異不同。

齊世美在見到有人來找自己後。卻是喜笑顏開。

這麼長的時間過去,定是自己的母親看到風聲漸消,所以走關係差人來救自己了。

喜極而泣的他,快步走到東廠探子的身邊,對著還滿是詫異的兩人歡喜的說道:

“快帶我走!快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

一臉激動的他。

拽著身前的兩名東廠探子,示意兩人快快將自己帶離這個鬼地方。

而兩名東廠探子,在齊世美的這般拖拽之下,也漸漸回過神來。

看著麵前渾身惡臭,一臉汙垢的齊世美,兩人心生厭惡之餘。

其間一人更是直接飛起一腳,直接將拉扯兩人的齊世美直接踹飛了出去。

砰!

“唉吆!”

齊世美哀嚎。

捂著自己的屁股一臉痛楚。

目光望著對麵的幾人,更是滿麵詫異。

“你怎麼敢打我!你們不知道我的身份嗎?”

齊世美厲聲呼喝。

凶神惡煞的看著麵前的幾人。

可是很快,意識到什麼事情的他,神情頓時突變。

眉宇之間開始露出驚恐神色的他,一臉畏懼的看向麵前的幾名東廠探子,戰戰兢兢的說道:

“你們……你們不是我母親派來的?”

突然的話語。

並未得到對麵東廠探子的正麵回答。

其間一名東廠探子在冷笑過後,更是對著一旁的獄卒呼喝道:

“傻愣著乾什麼,把你們的鎖鏈借一副用用,事後自會給你們還回來!”

獄卒一愣。

麵對聲名在外的東廠探子。

哪裡敢說出一個‘不’字。

訕訕笑了幾下之後,快速找來鐐銬給齊世美戴上。

事情到了這般境地。

齊世美縱使冇有得到他們的回答。

也明白這些人根本不是自己之前所想的那般,是自己母親派來的。

而若不是他的話,再加上這些人凶神惡煞的模樣,自己這一去可能麵對何般局麵,已經可想而知。

想到這裡的他,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掙脫了獄卒的束縛,作勢就要朝著自己的牢房逃去。

獄卒冇想到這齊世美居然有這麼大的膽子。

一時失察,真還讓他掙脫了出去。

可就在齊世美將將到達牢門口的時候。

一記重擊突然打在了他的脖頸上,頓時一陣暈眩的感覺傳來,齊世美就這般暈了過去。

而出手的那名東廠探子,慢慢站回原位的同時,目光也朝著一旁看傻在當場的幾名獄卒望去,呼喝道:

“看什麼呢?還不趕緊給他帶上!”

“是是是。”

幾名獄卒回過神來。

慌不迭答應的同時,趕緊上前。

而在幾人的通力配合下,一副鐐銬終於安在了齊世美的身上。

做完這一切的幾名獄卒,一臉諂媚的朝著東廠探子望去,眉目之間儘是探尋模樣。

一名東廠探子看著麵前這臭烘烘的齊世美,眉頭一皺之餘,也注意到了這幾名獄卒的目光,稍稍思慮之後,對著幾人出言吩咐道:

“你們幾個把他弄到外麵的馬車上。”

“小的遵命!”

獄卒不敢違逆東廠探子的命令。

幾人強忍著他直沖天靈蓋的臭味。

生拉硬拽,一路拖著齊世美前行。

片刻之後。

終於是將他放到了天牢門口的馬車上。

而在一旁看著事情已經辦完的東廠探子,敷衍的謝了一下幾名獄卒之後,驅車快馬加鞭朝著東廠詔獄行去。

……

時間流逝。

京師之中暗中風起雲湧。

東廠詔獄門前這些時日車馬絡繹不決。

哀嚎的動靜,更是傳出去了老遠老遠。

所有人都在暗暗揣測,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是所有人對此都是會若莫深,偶爾有幾個急於情的。

也因為其行動太過高調,被東廠探子請進了東廠詔獄之中,一來二去之下,所有人都知道可能有大事發生,但是具體緣由,卻越來越少有人打探。

而就在這般情形之下。

拉著齊世美的那輛馬車。

從天牢一路疾馳,進入到了東廠詔獄之中。

路途上的顛簸。

已經讓昏厥狀態的齊世美甦醒了過來。

當他看到外麵那熟悉的街道時,內心的喜悅激動可想而知。

不過很快想到自身處境的他,下意識就要高呼救命。

結果可想而知,在硬生生捱了幾下刀鞘的鞭撻之後。

齊世美也開始變得老實起來。

一路顛簸被眾人帶進了東廠詔獄之中。

詔獄!

齊世美在看清楚大門上的那兩個字的時候。

就瞬間明白過來,原來對方的身份是東廠之人。

一想到坊間關於東廠詔獄的種種傳言,齊世美頓時滿麵驚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