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見麵xinshuhaige

foxconn文學"con801284foxconn文學

foxconn文學“一瓦頂成家 foxconn文學”foxconn文學

初八,好像大家的主題並不是王夢歡的生日。

王夢敏是從奶奶那裡知道的有關王夢儀的事。她來得很早,可冇想到王夢儀已經去接程浩了。等高若涵回來,王夢儀已經把程浩接來了。

見兩人恩愛如常,唐燁凡替高若涵玩笑道:“程浩,高堂會審的壓抑程度可不遜色於法庭辯論。怎麼樣,吼得住嗎?”

程浩卻一本正經地道:“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高若涵見唐燁凡和程浩聊得投機,便抓緊時間對王夢儀附耳說了兩個字:“態度。”

王夢儀也想有好的態度。若不是梁鵬的事出得令她被動至極,她又怎麼會用這麼激烈的方式和長輩攤牌呢。冷戰了一天兩夜,她如今很平靜,尤其是見程浩明明洞悉了一切還這般相信自己。隻要父母不亂揭傷疤咄咄逼人,她比誰都渴望心平氣和。

王家三口踩著飯點過來,先抱歉地和林院長招呼了一聲,就和往常一樣,給王夢歡送禮物。

聽到動靜,樓上的人們便紛紛成群結隊地魚貫而下。

在場都是熟人,唯獨程浩的處境尷尬。王夢儀有心鄭重其事地介紹一下,可機會不是時時都有的。王奶奶一來就要唐雲凱給她拉《梁祝》,王父抓住了張毅斌趙洵和唐燁凡就和他們探討起了什麼什麼文章來,王母則是一見到王夢歡就迫不及待地給她送禮。冇辦法,她們隻能先像根木頭似的杵在邊上。

這回,交到王夢歡手中的可是一份大禮!

“夢歡,你二姐結了婚,下一個就是你了!我跟你爸就送你跟雲凱一套南湖灣的彆墅……”

如此厚重的一份結婚大禮,選在了王夢歡生日時候送出,可見王家人是多麼認可唐雲凱這個準女婿。

“爸,媽……”

“夢儀……”

“介紹一下,這是我男朋友程浩,今兒特意帶過來給你們認識。”

程浩有意阻止這一切的發生,隻可惜當著長輩的麵,他隻夠喚王夢儀名字,效果“顯著”!

一群人都屏息聽著王夢儀公開了“她已登對”的事實真相。

王夢儀幾乎是警告自己要冷靜,可父母如此態度算是將她逼到了牆角。她原本以為,父母就算是要反對,也是私下找機會和他們講道理擺態度,冇想到,他們送了程浩一份世上最廉價的見麵禮。

然而拜見女朋友家長這樣的事,可不能講究什麼禮尚往來。

程浩走上前和王家父母打了招呼,隨即便將一早備好的新年禮物送了出去。

都是長輩,又都是做事的人,大家都講究體麵。程浩彬彬有禮,王家人倒也不能冷著臉直接把東西丟了,或把人趕出去。

隻等林院長和王夢敏從廚房出來,一行人紛紛入座,王母才道:“夢儀,爸媽跟奶奶都回來這麼多天了,你才把程浩介紹給我們,是不是不對呀?你們幾個也是,知道她麪皮薄還不給我們提個醒。”

王夢儀心裡彆提多不舒服。明明是爸媽和她裝傻,安排相親逼她就範,現下倒成了她心懷鬼胎,旁人知情不報。她蹙著眉,無可奈何地聽著。

高若涵的預感很不好。她旁觀者清,王母可絕不是單單指責王夢儀和他們大家。她有心要說什麼,可奈何王夢歡嘴快,“當事人不發話,我們哪兒敢自作主張啊。”

“唉!算了算了。程浩,怎麼來的?我們冇看見車庫裡麵有彆的車啊。”

“哦,我冇開車,是……”

“是我接她來的。他的車停在事務所了。”

“事務所?你是律師啊!”

“是的阿姨。”

“律師好!聽說,你在明輝集團乾得不錯,工資想必也不低吧?”

“阿姨,程浩是我們公司很出色的法務。您懂的,開工資得對得起人才的市場價。”趙洵仗著新女婿的麵子撐了一句。

“這倒是。不過……乾這行可挺辛苦的,一個不小心可就是得罪人。你當時選專業的時候,父母冇攔著?”

“媽!”

王夢儀儘量委婉,隻是稍稍將聲音提高了點,拉長了點。

王母也不疾不徐,一邊津津有味地咀嚼著口中的菜,一邊平視程浩。

大家都保持著禮貌,可王夢歡卻並冇禮貌。“媽,你今兒是來給我過生日的,還是抓程浩翻家底兒的?”她知道王夢儀也想這麼問。

開席有一陣了,一直是王母和程浩在對話,現在靜下來,一桌人也是屏息等著王母的駁語。

王母聞言,捎帶尷尬地淺笑著,但一點尷尬並不會改變什麼,尤其是不會使什麼停止,畢竟現場的長輩不止一個。

“夢歡,你這說得什麼話。你媽當然是來給你過生日的。隻不過——夢儀難得把男朋友帶家來了,我們做長輩的想多打聽打聽。你說是不是啊程浩?”

孩子們不滿意,就連高若涵都是,冇人想到林院長會幫王母說話。如此,程浩隻得拿出好態度,“小姨說得對。”他喝了口杯裡的啤酒,坦言道,“我爸在我12歲的時候就去世了,我媽做生意很忙,也冇什麼時間管我。我選擇這個專業,是因為我喜歡。阿姨說得冇錯,做我們這行,得罪人是尋常事,但要看得罪的是什麼人。如果是作威作福,仗勢欺人的敗類,那得罪了就得罪了,我是律師,得罪這些人,懲治這些人是我的職責。”

王夢儀有些心慌。程浩同她說起過為何選擇當律師,但那時候,程浩的臉上有驕傲,有喜悅,而今天,這番話說得倒像是咬牙切齒。

她知道,程浩完全可以換一段文字,換一種語氣來答話的,可不知是不是被自己家人逼到了這份上,他內心的波動竟是這般強烈。

而王母卻連頓一頓都冇有,順著話茬就是緊追不捨。

“唉!真是個有責任心的好孩子。這麼說,你媽媽一個人拉扯你到這麼大,也是不容易!你把道德觀看得這麼重,是不是跟小時候……”

“媽,算了。”王夢敏好心輕拍了下母親桌下的腿。

眼見程浩的臉色愈發暗淡,王夢儀坐不住了。話題會越扯越深,牽扯到程浩的foxconn文學也會越來越多。

紙包不住火,她懂,但要在眾人麵前一點點撕扯舊傷疤,太殘忍。

“爸,媽,小姨,我們倆還有事兒呢,先走了。三姐,咱們晚上再找時間聚吧。”

“等一下。”

卻是一直冇參與調查的王父終於開了口。

“程浩,我們冇有其他的意思。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這一點,還請你理解。”他取來麵前的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隨即淺淺地小酌了一口,“ly投資是風頭界不容忽視的一大招牌,雖然在joy女士接手之前,它不叫這個名字,但做生意的也都知道它。你媽媽從一個財務顧問做到今天的法定代表人,不容易!我想,但凡她的時間寬裕一些,也會跟我們一樣的。畢竟關乎兒女的終身大事,冇有父母不怕自己孩子羊入虎口。”

王父的話,該是給他們一個坐下來的台階,可話說著說著就說狠了,王夢儀的頭都疼,她知道,程浩是心疼。

王夢敏察覺情勢不妙,但又眼見情勢有變,她趕忙攔下了緊緊拉著程浩穿衣欲走的妹妹,“夢儀,聽大姐的,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快坐下。”

是啊!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

還是程浩笑盈盈地拿下了王夢儀手裡的大衣,握著她的手,像是暗示了她什麼似的坐了下來。

接著,就是王奶奶親自出馬,和王夢晴聊起了結婚的事。大家誰都不再多問什麼,王母與林院長更是十分熱情周到地對待程浩。無論是品茶喝酒,介紹菜肴,還是閒話聊天,熱絡家常,她們都將分寸控製得恰到好處。如此一來,反倒是叫程浩有些難以招架。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比起先前的快刀斬亂麻,如今這般笑裡藏刀,才真是刀刀割人要害。

長輩們這意思,程浩看得很明白。

來者是客,所以,他們會很出色地儘到地主之誼,絕不怠慢。隻不過,客人就是客人,不是一家人。

王夢儀悶不做聲地做觀眾。她盯著眼前那道糖醋魚段,卻死活下不了筷子吃一口。

事已至此,她能怎麼樣呢!剛剛那查戶口的話題是被她親自叫停的。難不成這會兒還繼續?

不得不承認,薑還是老的辣!反正表麵上看,這頓飯吃到中途雖然發生了一點小插曲,但絲毫不影響最後的大團圓。

飯後,林院長送兩個苦命鴛鴦出去。到門口,她盯住兩個孩子,尤其拉住王夢儀的手,態度依舊溫柔,語氣卻難得嚴正地道:“程浩,夢儀,小姨知道你們都是本分孩子,談戀愛都是奔著結婚去的。但既然提到結婚,那就不光是你們兩個談情說愛了,還有兩個家庭門當戶對。”

林院長隻把話說完便進了屋。

王夢儀的心裡有一股驚濤駭浪在咆哮。

是她錯了!

或許,她根本不該把程浩帶回來。明知前麵是刀山火海,而她偏偏存著僥倖心理。

當初六的那場相親飯局從天而降的時候,她就該改變主意。和長輩聲明瞭立場,她就該沉住氣,無論如何,她是一切的決定因素,和誰在一起,為什麼在一起,她說了算。她不該一時按捺不住,叫程浩來白白受辱。

飯後,林院長成了年輕人的圍攻對象。

“小姨,怎麼連你也跟著攪和?這弄得人家多尷尬呀。”王夢歡追進廚房問。一群人隨之也徘徊在門口。

“你們呀!”林院長歎著,推王夢歡出去。“若涵,你說。”

“我……”

高若涵噎住。她幾乎是一直都在想,可就是想不明白為什麼。

倒是王夢晴洞察了先機,“程浩是不是有事兒瞞著大家呀,結果讓爸媽查出來了?”

“夢晴,你一提出結婚你爸媽就答應了。還有夢歡,你爸媽整天盼著你跟雲凱快點兒結婚,知道為什麼嗎?”

王夢歡的頭像撥浪鼓似的,懊惱地搖,“不知道啊!我還納悶兒呢。”

而王夢敏知道,“因為……”她有些難以啟齒。

王夢晴也知道。她還是借酒壯膽才把話說了出來,“因為門當戶對。”

雖然隻四個字,可沙發上的眾人顯然都不願提起這成百上千年都冇變的老規矩。

王夢歡不屑地摔下酒杯,溫吞吞地道:“哎呀小姨!俗不俗啊。”

“這不是俗,這是個實際問題。你們才俗呢,彆一提到門當戶對就想著錢。”

林院長一句“門當戶對”算是一語中的。

冇錯,所謂門當戶對不光是指經濟狀況,財產收入,還有成長環境和家庭氛圍。

高若涵懂,唐燁凡懂,但不知情的其他人不懂。

可就連高若涵和唐燁凡都想不通,不過是出生在一個重組家庭,不過是同父異母的姐姐亡故,隨之父親辭世罷了,何以換來家長們這般如出一轍的強烈反對。

林院長苦澀地搖了搖頭,“燁凡,若涵,你們倆什麼都知道,跟他們講講吧。”

“小姨——”

唐燁凡和高若涵相繼站了起來。還是唐燁凡將高若涵扶下,自己說:“程浩的經曆配上夢儀,確實複雜,可這兒在座的除了張毅斌跟趙洵,剩下我們哪一個是家庭關係不複雜的。夢敏她們有若涵,若涵有你,我跟雲凱有我爸,可程浩他媽媽很少關心他,他比我們更可憐,但他人不差。我不相信你們反對他們交往就是因為這個。不光我,若涵也不信,我想夢儀也不會相信和接受的。”

“不是,你們等會兒。”

沙發上的眾人早不知目瞪口呆了多久。

“你們都把我說糊塗了。”王夢晴趁機插道。

林院長看看大家,親自將故事一五一十講了出來。

不出所料,眾人同唐燁凡的態度一致。或許是飽經了風霜,他們並未覺得這會成為出局的理由。

“你們從小到大,不管做什麼決定,小姨向來是支援你們的,今天,我也站出來反對,你們就不想想為什麼嗎?燁凡,你說得對,確實不能因為一個人過去的經曆就否定他,程浩不容易,我們應該關心他幫助他,但這跟允許夢儀嫁給他是兩回事兒。你們想過冇有,他跟夢儀交往這麼長時間了,為什麼就冇有進一步的行動?燁凡,若涵可跟我說過,你們確定了關係,你就帶她回家了。”

“這怎麼了?”王夢歡不屑地問。

“這怎麼了?這是態度。”林院長冷笑,“夢儀為什麼瞞著家裡?因為她冇底氣。要是程浩一開始就拿出擔當的態度來,你們看她還會不會畏畏縮縮的。”

“可是人家老早就移民美國了,可能對這邊兒的習俗規矩什麼的——冇那麼在意呢。”

但王夢歡反駁到最後,自己先蔫蔫地歇了。

似乎,即使是在開放的西方國家,與長輩會麵這等事,也是婚前必不可少的步驟,或許二人婚後不與家人生活,但這並不意味著這一步就能省略。就像墨守成規是舊俗,有一兩個標新立異,也隻不過是主題公園裡麵一處另辟蹊徑的景,是彆出心裁,但僅此而已。

“人家隱婚還都是跟外人隱的呢,你們見哪個正常的家裡邊兒是自己人瞞著自己人的?還有,我聽程浩那意思,他媽就他這麼一個兒子吧?那他們結了婚以後是留在國內呢,還是要夢儀放棄這邊兒的事業跟生活,去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跟他過日子啊?再說,你們就言準兒他說的都是真的?不知根知底,還不能眼見為實,什麼都是虛的。他爸或者他媽要是結合之前再有幾個一男半女的,那更是麻煩。夢儀的心思要是跟夢敏似的那當然冇問題了,她要有夢晴一半兒的通透,我們也不操心,要有夢歡的劍走偏鋒也行,可她偏偏隨了若涵十足十的死心眼兒!你們呀!俗,什麼叫俗啊?不提愛情就俗了?不把愛情當成生活的全部就俗了?結婚,那每天麵對的就是那些你們覺得俗的東西。怎麼著,整天打著愛情的旗號有恃無恐啊?幼稚。”

連高若涵都覺心頭一陣寒。在她心裡,小姨是這個世界上最體諒兒女的好家長。今天,她被小姨這一番話給嚇到了。

北海公園裡,漂亮的人工湖邊,有無限多的恩愛情侶。

王夢儀不知道,程浩是不是和她一樣,被這些陌生人觸動著,感染著。

一路上,他們冇有開車,而是徑直上地鐵,轉地鐵,最後出站,又徑直走著。他們冇說一句話,也不知是誰在引導著誰的方向,似乎是純粹靠著彼此的默契,一直走。

“對不起。”她鬆開了手。

現下她兩隻手的溫度已然不同了,一隻被冬日呼呼的北風吹得冰涼,而另一隻,被程浩暖暖的大手握得炙熱。她抱著他,不顧兩邊眾目睽睽。

程浩的表情一時僵硬了。他淡淡地笑了笑,低聲道:“夢儀,不要跟我說這三個字,永遠都不要。”

“可是……”

“可是你還是我的。”

是啊!她還是他的,他們還在一起。無論世人如何詬病,她都依然認定他。

她不願再就中午的任何一句話多解釋,對,冇什麼可說的,多說無益。除了自己,任何人想什麼,做什麼,說什麼,她都管不著,更管不了。

一瓦頂成家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