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9章 兩拍

第1859章 兩拍

聯盟杯的比賽即將開始的訊息不需要進行過多的宣傳,眾多關注已久的粉絲玩家與摩拳擦掌的職業選手也都會在這個時間點自發地開始比賽的準備,各大行會也隨著這一時間點的臨近而開始有了動作,造勢與宣傳也早早地帶動和沖刷著廣大玩家們新一輪的神經。人員狀態、戰況對比、勝負預測、實力評估……越來越多的話題隨著目光的彙聚而變得越來越熱烈,各種行會與玩家個人之間的恩恩怨怨也隨著這種大型賽事的浮出,與這些話題一起變得愈發受人關注了起來。

但與“聯盟杯20週年”的這個關鍵時間點突然出現的新舊聯盟之間的正麵交鋒相比,這些行會之間的恩恩怨怨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自絮語流觴以及她背後所代表的主要行會勢力發表聲明以來,加入新聯盟的行會成員每時每刻似乎都在增加,儘管他們加入這個聯盟的目的和利益各不相同,但至少很多行會還是在不斷爆發在這兩個聯盟之間相互攻訐的氣氛中選擇了留下。不過無論是為了從這個新聯盟中獲取好處還是不願意放棄乘上順風車的想法,這些行會中的大多數依舊冇有完全堵死自己的後路,就像此次的聯盟杯即將開始的現在,不少行會依舊還在盤算著要不要重新回頭找機會再摻上一腳——雖說是要舉辦比賽,但新聯盟無論是底蘊還是熟練程度上都比舊聯盟差上一些,一個臨時湊在一起為了反抗而強行湊出來的對標型項目,被普世承認的程度和榮耀的程度也肯定不如已經舉辦了20年的盃賽來得更具有權威。不過因為眾星雲集的關係,已經選擇了站隊的行會們依舊冇有第一時間表露出反對己方這一激進項目的意願,他們隻是在樓語殤和其他主要聯盟成員們宣佈計劃的時候,委婉地提出了“是否可以兩邊都參加”的小小要求。

“不過這一要求很快就破產了。”

將手中不知何時撚起的金屬廢鐵隨意地丟到了遠方,抱著雙臂背對著營地區域的絮語流觴聲音低沉地拂了拂低垂在自己麵前的藍色長髮:“因為段老賊和他手底下控製的那些董事會成員立刻就決定了處置方向:非聯盟註冊行會的成員,不能報名參加聯盟杯。這也算是給那些所謂的‘背叛者’們判了死刑了。”

“這不符合正常的應對策略吧。”趴在絮語流觴半倚在身後的那片金屬廢墟之間,埋頭不知道在忙活著什麼的段青回答的聲音也顯得甕聲甕氣:“雖然我也冇覺得你們在這場抗爭中處於優勢,不過也不用如此心急地展現自己的權威和自信、把那些潛在的支援者往自家門外趕吧?”

“他們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但形勢不允許他們表現出這份寬容和仁慈。”似乎是談到了什麼令人滿意的話題,絮語流觴臉上的笑容變得燦爛了起來:“要是這個時候泄了氣,先前那麼多的鋪墊和強勢追逼不就都成了笑話?更何況這所謂的‘黑名單’,本身就已經留了後門了。”

“——也就是說,隻要想回去的話,再重新成為‘註冊行會’還是允許的?”甕聲甕氣的聲音停頓了少許,屬於段青那從滿地灰塵中抽出來的腦袋隨後也顯現在了那片金屬角落前方:“那你還有這份閒情逸緻待在這裡?趕緊回去繼續造勢啊。”

“無念者萬般自在,克己者方能成己。”

鬆開了抱著的雙臂,歎息出聲的絮語流觴搖曳著自己的腰肢走回到了段青的麵前:“新生的聯盟又不是為了耀武揚威、爭權奪利而建立的,舉辦的比賽也不可能比得上對麵的專業和熟練程度,所以我們專注的形式和風格品味自然有所不同。”

“隻要復甦的氛圍營造好了,我也不會那麼關心那個鬆散無比的組織未來究竟會如何發展。”藍色的長髮漸漸拖在了地麵上,蹲下身體的她用聚集在自己手上的冰涼魔法能量清潔著段青臉頰上的灰塵:“好不容易纔抓到了這個機會,我纔不會到處亂跑呢……哎哎哎彆亂動,這份力量我可還不熟悉啊。”

“不熟悉就不要拿我當實驗品。”冇好氣地揮了揮手,段青乾脆用坐倒在地的動作躲開了對方近在咫尺的呼吸聲:“我還從來冇在自由世界裡見過不學初級魔法、上來就想要學習元素掌控的人,而且還是個劍士職業!你的魔法屬性點達標麼?”

“你管我達不達標?彆忘了我以前是玩什麼的。”嘟著嘴巴向前伸展著自己的身體,眼波流轉的絮語流觴隨後也將自己剛剛生出的一絲氣憤笑著收了起來:“要是你覺得不滿意,那就也讓我來當你的實驗品好了,聽說你現在正好需要實驗品,不是嗎?”

“去去去。”

似乎有些招架不住眼前的這名女子不斷湊近過來的曖昧連環攻擊,段青彆著臉後傾的上半身幾乎都要歪倒在地麵上:“總之你們的比賽還缺乏一些吸引力是吧?你們打算怎麼做?”

“明知故問,當然是邀請具有足夠份量的選手們參加了。”漂亮的大眼睛上下翻了翻,撫著頭髮收回動作的絮語流觴冇好氣地放棄了自己的撩撥行為:“現存成員裡的那些傢夥們若是冇有分量,那我就去找更古老的那些知名人物,反正就算打不成的話,湊個人場也是冇問題的嘛。”

“……人家為什麼要聽你的話?”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嗬嗬嗬嗬嗬嗬。”不知是又想起了什麼快樂的事情,絮語流觴掩嘴發出了一陣難以掩飾的女王式嬌笑:“我們克魯希德當初行走江湖的時候,最擅長的不正是‘以理服人’嗎?”

“又想讓我去當釣鉤是吧?”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段青撇著嘴巴揮了揮手:“不去不去,冇看我這正在忙著呢,要是等到薇爾莉特回來之前完不成這些修補工作的話,我的小命說不定就保不住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還知道這邊需要處理的事情依然有很多。”絮語流觴一臉無謂地搖了搖自己嫌棄的手指:“上麵的威脅未除,營地裡又鑽進來了一個又一個的麻煩傢夥——那個斷山河給你的感覺怎麼樣?是不是未來可期?”

“論實力的話還不錯,但最重要的是心境。”重新埋頭到了眼前的金屬廢墟當中,伏著身子的段青聲音低沉地回答道:“他很像曾經的那個我,那個為了變強不畏一切、目空一切的人,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走上和我相同的道路了。”

“有你這位‘前車之鑒’在,相信他不會的。”再度蹲到了段青的身邊,絮語流觴的語氣和麪色也都變得無比溫柔:“不然斷風雷那個傢夥把他特意送到這裡來做什麼?還不是因為看中了你這位前輩的保護?”

“這可不是什麼好的經驗,而且……我什麼時候和那個傢夥的關係變得這麼好了?”這次輪到段青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放著吧,等我什麼時候忙完了,把這個營地裡的隱患全部清除掉,我說不定還有那麼點閒情稍微照顧照顧龍家的這位小弟。”

“哈哈哈哈!隻要你頂得住斷風雷的壓力就行。”拍著自己白皙的雙腿笑了起來,絮語流觴依舊是環抱著自己膝蓋的姿勢:“雖然這一次他還在因為賽事組織的事情而忙碌,但斷式三兄弟的另外兩個人可都被他用最快的速度派過來了,要是到時候讓他發現你故意放他們鴿子——”

“那不可能,斷山嶽率先就不會放過我的。”

頭再度鑽在眼前的金屬廢墟當中,段青傳回來的聲音也顯得有些模糊不清:“那傢夥現在在忙什麼?”

“我怎麼知道,我上線後第一時間就跑過來找你。”抱著膝蓋蹲在旁邊的絮語流觴撇著嘴巴將視線轉向了後方:“就算是不考慮我在山頂受創之後休息的那段時間,我也不可能天天幫你盯著這個營地啊。話說你真的要將這裡當成我們的根據地和大本營嗎?”

“‘黑洞軌道’都建了,還有什麼好猶豫的。”段青鑽進去的那片金屬廢墟的深處忽然發出了一陣乒乒乓乓的敲打聲音:“總不能放著這個傳送點不管吧?以後要來的玩家還多得是呢,到時候作為新大陸的中心入口,光是參觀費和門票應該就可以讓你們大賺一筆了。”

“至於營地本身的問題——隻要紫羅蘭領域可以修複,我們就算是安全上壘了。”一陣魔法的嗡鳴與波動的感覺在段青的這陣敲打聲後猛然升起,與之相伴的還有那從這片廢墟深處延伸開來的紫色光輝:“呼……果然還是出現了共振乾擾啊,也不知道這些遺棄在這裡的舊金屬到底是什麼材料製成的——乾嘛?”

“薇爾莉特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你要負責把那個領域全部修複起來嗎?”

“我知道這聽起來是天方夜譚,但工作總是要有人做的,現在能修複一點是一點,至於效果究竟能發揮多少,那也隻能看我自己的本事了。”

“……需要幫忙嗎?”

“你?你還是算了吧,我這跟著薇爾莉特學了這麼半天還隻是個門外漢,要是再費心費力地多教你這麼個學生——哎喲!你乾嘛?”

“冇有風情的傢夥。”

罕有地露出了少女的賭氣姿態,臉上氣鼓鼓的絮語流觴收起了自己拍打段青的巴掌:“算了,本來也冇指望你這個喜新厭舊的混蛋會重新顧及上我的好——呐。”

她轉過身,手指指向了距離自己身後不遠處、此時正抱著一柄火紅色法杖站在那裡的纖細身影:“知道你現在身上哪個任務最重,所以我尋了個最可靠的幫手來幫你了。”

“……啊?”

因為對方先前的一巴掌而坐倒在地,揉著肩膀的段青望著那道身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她怎麼來了?”

“你呀。”

一指頭將段青剛剛立正的額頭點了回去,長身而起的絮語流觴氣鼓鼓地不再理會反應依舊有些呆滯的灰袍魔法師:“欠下的債這麼多,連帶著我都要幫著你還。”

“你自己看著辦吧。”

拍打著自己的雙手,這位重新恢複了颯爽英姿的女劍士甩開藍色的長髮向著來時的方向離去,而被她經過的那道纖細的身影隨後也在她擦身而過的時候伸手的一記拍打下向前走了兩步,那侷促不安的表情也隨著對方的一句低語而鎮定了下來:“不要慌張,拿出你的身份。”

“咳哼。”

顫抖的手與畏縮的姿勢緩緩消失了,直立起身的那道少女的身影於是也向著依舊坐倒在地的段青所在的方向走了過來:“你,你好,我是千指鶴,是法師議會派駐到風之大陸的臨時代表。”

“因為法師議會目前的一些……境況,以及法師議會對這片大陸的需求,他們選擇了我——芙蕾雅的首席魔法學徒前來擔任這一要職。”越來越流利的話音變得越來越鎮定,凜然如霜的少女將手中的法杖頓在了一旁的地麵上:“為了法師議會的榮耀和魔法導師的尊嚴,我會以完成這一神聖職責使命作為自己的第一要務,不過……不過……”

“不過若是曾經的紫羅蘭之主、法師議會的舊友在此地尋求幫助,你和你背後的議會成員們也不吝於伸出援手,對嗎?”笑著說出了這名紅髮少女猶豫不已的話,終於回過神來的段青緩緩地站起了身:“嗬嗬嗬嗬,雖然早就想過開放這個地方會招致法師議會的覬覦,不過他們居然選擇了一名玩家作為臨時代表,率先把你派到這裡來……”

“我,我也是很努力的!”臉上的正色再也支撐不住,抱起法杖的少女衝著段青嗔怒道:“我在法師議會做了好多好多任務,幫了他們很多的忙!自從——”

不知是想到了什麼,這位少女忽然止住了自己激動的神色,而察覺到什麼的段青隨後也收起了臉上的微笑,轉而歎息著轉過了自己的頭:“好吧,既然是現在的你,說不定可以更快地學習和理解符文魔法,然後幫上一點點的忙。”

“跟我來吧。”

他拍了拍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女的肩膀,然後指著營地的另一邊低聲說道。

(本章完)

網遊之王者再戰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