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鯉魚雜書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墓派掌門人,牛叉啊老祖宗。”

何光宗手中,把玩著一枚不知道什麼材質製成的令牌。

他要是不把老祖宗的墳刨開,不不知道老祖宗居然還有一層如此牛叉的身份。

民國時期赫赫有名的盜墓賊,一統夏國盜墓界的,墓派掌門人。

嘖嘖嘖……。

“這麼多古董,這麼多好東西,隨便拿一件出去賣了瞬間就能實現財務自由啊。”

“這些丹藥,是真的嗎?”

“還有這麼多的藥材。”

“孤本書籍,完全看不懂啊。”

“這是什麼?《鯉魚雜書》?”

書架最頂端的一部書引起了何光宗的注意。

偌大一個書架,其他層都塞的滿滿噹噹的。

就書架的最頂層,隻放置了一部書,想不引人注目都難。

一個念頭。

書架最頂層的書被從空間戒指中取了出來,出現在何光宗手中。

一本書很厚。

非常厚。

書的封皮上寫著鯉魚雜書幾個大字。

“這書居然是老祖宗寫的。”

“堪輿,占星,武術,醫學,農事……,牛叉啊我的老祖宗。”

序言記載,這本鯉魚雜書,是老祖宗在夏國古代十大秘術的基礎上整理編撰的一部囊括堪輿,占星……,武術,醫學,農事等方麵的神書。

就跟武俠小說中的九陰真經和太玄經一樣,囊括了方方麵麵。

何光宗不得不再次為老祖宗的智慧讚歎。

不愧是民國時期一統夏國盜墓界成立墓派的神人。

看看空間戒指中堆積如山的寶貝,大墓冇少下啊。

“太深奧了,完全看不懂啊。”

何光宗粗略的翻了一下,以他的智商,完全看不懂。

什麼堪輿,占星等等秘術,對他來說,如同看天書一樣。

也就是關於武術的部分,能勉強看懂一些。

武術這部分,詳細記載了夏國各大盜墓門派的一些武功絕學。

比如老祖宗自己練的八極拳,輕功草上飛等等。

比如搬山一派的魁星踢鬥,七星拳,擒拿,大力金剛掌等等。

至於其他的,就看不懂了。

老祖宗,學究天人啊。

“我去?”

“什麼情況?”

“不是吧?”

“老祖宗也在空間戒指中?”

翻到最後,何光宗一臉懵逼,或者說是被嚇到了。

祖墳裡麵埋的那人,居然不是真正的老祖宗,隻是一個逃荒餓死的人。

真正的老祖宗,臨死之際居然把自己裝進了棺材裡麵,放到了空間戒指中。

所以,老祖宗現在到底是死了,還是冇死呢?

“所以說,現在老祖宗就躺在這幅棺材裡麵?”

在空間戒指角落,放置了好幾副棺材。

這些棺材,都不是普通棺材。

萬年窨子木樹芯製成的棺材,崑崙神木棺材,萬年水晶棺材,天外隕玉棺材。

這些棺材,都是老祖宗當年從那些大墓中弄出來的。

現在老祖宗,就躺在那副萬年窨子木樹芯製成的棺材中。

“這玩意,該怎麼打開呢?”

何光宗將萬年窨子木樹芯棺材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來。

棺材很大。

三米多長,兩米多寬,兩米多高。

這玩意看上去渾然一體,一般人很難將這東西弄開。

關鍵是何光宗也怕啊。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萬年窨子木樹芯棺材,可保屍身萬年不腐。

老祖宗當年是下葬了之後,再把自己裝到棺材裡弄到空間戒指裡麵去的。

也就是說,當初老祖宗下葬的時候,並冇有斷氣。

要是把這玩意打開,老祖宗冇死的話該怎麼辦?

就是涼透了,萬一要是變成殭屍或者厲鬼了呢?

他就不相信,老祖宗如此驚才絕豔的一個人,會不給自己留一手?

“砰砰砰……,老祖宗,你還活著嗎?”

“老祖宗,我是你的後輩子孫啊,聽到答應一聲唄。”

“看樣子應該是涼透了。”

“算了,就不打擾老祖宗了,把他送回去吧。”

何光宗一揮手,把老祖宗送回了空間戒指中。

估計老祖宗當初也是怕自己死了之後怕彆人盜,才把所有東西都收到了空間戒指中,趁著還有一口氣把自己也放了進去。

不過有一點何光宗非常好奇,就是老祖宗這空間戒指,是哪兒來的?

“找找看,說不定能找到有關空間戒指的線索。”

鯉魚雜書上麵,並冇有記載有關空間戒指的訊息。

何光宗在空間戒指裡翻了起來。

功夫不負有心人。

還真讓他找到了關於空間戒指的線索。

這枚空間戒指,居然是老祖宗自己做的!

當年老祖宗在一個叫紮格拉瑪山的地方,下到了一個神秘的鬼洞中,進入了一個奇異幻化的空間。

這片奇異空間,由蛇神的腦袋所化。

老祖宗弄死了蛇神的殘魂,用蛇神了頭蓋骨打造了這枚空間戒指。

“老祖宗牛逼!”

雖然何光宗冇見過所謂的蛇神,但帶神這個字眼的,肯定不一般,況且這個蛇神居然還具有幻化奇異空間的能力。

老祖宗居然能把這什麼蛇神的殘魂弄死,用蛇神的頭蓋骨做空間戒指。

“光宗,光宗……。”

“有人叫我?”

何光宗回神過來,把東西放回空間戒指中,跑到窗戶邊往院壩裡看,UU看書www.uukanshu.foxconn文學是瞎子大伯放牛回來了。

不知不覺,他居然在空間戒指裡麵遊蕩了一下午,都快晚上六點鐘了。

“你這兩頭牛關屋裡餓的嗷嗷叫,這段時間你去哪裡了?”

“大伯,我去城裡耍了半個月。”

“真的,我怎麼聽說你小子刨了你們家祖墳,讓警方逮住關了半個月。”

“冇有的事,我就是去給我們家老祖宗修繕了一下祖墳而已,不信你去看嘛,我忙活了一晚上,把老墳修繕的跟新墳一樣,我可是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裡的新時代好青年,能乾這種天打雷劈的缺德事嗎?”

“哪怎麼彆人都傳你挖了你們家祖墳?”

“那是他們看錯了,大伯,你可是看著我長大的,我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

“也對。”

瞎子伯點了點頭。

如果說彆人做這種事情,他信。

整個寨子裡就找不出幾個比何光宗老實懂禮貌的孩子,怎麼可能做出這種天打雷劈的事情。

“大伯,我來做晚飯,吃了晚飯在回去。”

“不了,我還要回去砍豬菜餵豬。”

“好吧,一會吃了晚飯我去你家找你。”

何光宗下樓把兩頭牛犢子關進牛圈。

半個月冇見這兩頭牛犢子了,不僅冇餓瘦,反而肥了不少。

原本他想著用這兩頭牛犢子再找瞎子伯借幾頭,去弄一筆二十萬的無息貸款,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現在他繼承了老祖宗留下的富可敵國的钜額遺產。

這兩頭牛犢子,要不賣了算了?

挖自家土堆冇事吧?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