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誤入醉星庵

();

();“這是哪啊一﹣”小坤子從地下冒出來,感覺頭上朦朦朧朧一片紅,還有一股淡淡的香氣,一個勁往鼻子眼裡鑽。

“有淫賊啊一”一聲女性的尖叫劃破寧靜的醉星庵。

醉星庵一向隻招收女弟子,所以庵中清一色都是女子。這一聲撕心裂肺的喊叫,無異於滾沸的油鍋裡麵倒進一瓢涼水,原本盤坐聽道的那些女弟子,忽然看到在前麵傳授功法的大師姐紅裙飄飄,淩空飛起,而在她原來停身之處,則出現了一個胖呼呼的身形,還頂著個大豬頭。

這些年輕的女弟子何時見過這種場麵,一時間全都炸了營,鶯鶯燕燕亂叫,四散奔逃。

小坤子有點發矇:怎麼到了女兒國一不好,估計是醉星庵,剛纔好像還做了人家一位女弟子的裙下之臣。惹禍了,惹禍了,哥還是趕緊遁吧一

可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妥:這副豬頭模樣,誰不認識,到時候被人家找上山門,自己雖然嘴大,也肯定解釋不清。

於是扯起嗓子喊了一聲:“諸位道友休要驚慌,在下是落坤山弟子,於地下迷路,誤入桃源,還要勞煩各位指點一條明路。”

“大膽狂徒,我今天就給你指引一條死路!”一個暴怒的聲音傳來,正是空中的紅衣女子,在經過最初的驚慌之後,她很快鎮定下來,手中的寶劍,無比羞憤地發出一擊。

在小坤子眼裡,一枝開滿粉色荷花的樹枝輕輕一抖,片片落紅飛散,然後一陣香風襲來,咕咚一聲,小坤子就摔倒在地,暈死過去。

“哇,這就是大師姐的劍意,真厲害,難怪是本派百年難得一遇的人才!“那些女弟子也都重新圍攏回來,七嘴八舌地喳喳著。

作為一名劍修,就算是凝聚內丹,也不一定能練出劍意,這跟人的天賦有關,醉星庵的大師姐,修為雖然纔是煉穴,卻已經悟得”今生一場荷花夢”的荷花劍意,確實厲害。小坤子一個照麵就被放倒,一點不冤。紅衣女子雙目噴火,這個色魔,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一簡直是死有餘辜。於是,手中的荷花劍,化作一片紅光,向小坤子的豬頭斬去。

“采荷不可莽撞!”一個蒼老的聲音飄過來,荷花劍被定在空中,距離小坤子的脖子,僅有一尺之遙。

“師尊一﹣”采荷又羞又氣,兩眼蒙上一層水汽,撲到一個道姑的懷裡。

道姑麵目慈祥,看年歲已經很老,兩條雪白的眉毛垂下寸許,不過一雙眼睛,依舊如同暗夜明星一般,攝人心魄。

她伸出手輕撫著愛徒的後背:”采荷,不可妄造殺孽,我們醉星庵的弟子,劍下隻殺可殺之人。“她的語氣雖然舒緩,但是卻蘊含著一股不容抗拒的カ量。

“師尊,他一﹣”采荷向地上四仰八又躺著的小坤子一指,鑽裙底這事,實在是羞於啟齒。

“我都看到了,無心之失耳,采荷你是眾弟子之首,行事更需穩重。”老道姑的語氣中已經略含責備。

采荷也隻能跺跺腳,師尊言出必行,看來隻能以後再找這個豬頭人的晦氣。老道姑掃視了一下那些噤若寒蟬的弟子,徐徐說道:“但是我醉星庵的規矩也不可輕廢,私自擅闖庵中的男子,罰做十年苦役。你等都待眾弟子散去之後,道姑轉回身:“少年人,莫非還要在此睡上一覺嗎?”

小坤子裝模作樣地晃晃腦袋,從地上爬起來,彎腰施禮:“落坤山弟子楊坤,參見前輩。“本來剛纔他就醒了,可是一聽十年苦役這茬,乾脆就在地上放停,思量脫身之策,實在不行,隻能跑路。不料老道姑十分精明,被她識穿。

道姑點點頭,聽說落坤山新招了一個弟子,奇醜無比,長著個豬腦袋,應該就是此子了。想不到居然能夠土遁,倒是一個歪才。

小坤子偷眼看了半天,見道姑麵容平和,也看不出什麼端倪,隻得出言試探:“前輩,弟子奉掌教之命,守護靈田,曆儘千難萬險,方纔擒得噬火蝗;隻是土遁之法尚不熟練,誤入貴派,失禮之處,還望海涵。晚輩現在要回山覆命,懇請前輩高抬貴手。”

“噬火蝗?!”采荷不由失聲驚呼,方纔隻顧砍人,並冇有發現這個豬頭手上還捏著一隻紅通通的東西。

對於噬火蝗,醉星庵的人可謂深受其害,深惡痛絕,想不到,這個罪魁禍首,就捏在豬頭人手上,這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直到現在,小坤子才瞟了采荷一眼:高挑的身材,玲瓏有致,麵上英氣勃發,頗有巾幗不讓鬚眉之色;眉目之間貼著一朵粉色的荷花,又多了幾分女兒家的婉約。小坤子目光在那襲紅裙上格外多停留片刻,感覺到采荷目光如劍之後,這才訕訕地撲棱兩下大耳朵,差點將采荷女氣個倒仰。

“嗯,這丫頭長得不賴,就是帶著一股殺氣。”小坤子冇心冇肺地評論一番,然後心裡又有了主張:“前輩,這隻噬火蝗十分狡猾,從我派的靈田,一直逃竄至此,這才被我捉了,免得遺禍同道。聽說貴派的靈田一直有噬火蝗為害,從此高枕無憂矣。”心裡還想還好,言哥給我隻噬火蝗,不然就說不清了。

雖然地下的噬火蝗不計其數,但是小坤子為了脫身,當然不會說實話。反正噬火蝗長得都差不多,哥也算替你們醉星庵立功,難道還能恩將仇報不成?

看到豬頭人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采荷不免心中懊惱,責備自己沉不住氣,這傢夥難免施恩索報。當然早就看到噬火蝗,卻一直引而不發,委實老道,相比之下,她的火候還差得遠。

雖然小坤子剛纔還說是迷路,轉眼就變成了順路除害,不過老道姑早就修煉到心如止水的地步,也不點破。察覺到采荷麵又慚色,知道這個弟子聰慧,顯然已經有了收穫,於是也心下大慰,要知道,一直以來,采荷都是被當做下一任的庵主培養的。

“楊少俠一路勞頓,先稍事休息,此事自有我們兩派的長輩磋商。“老道姑伸手招過兩個女童,都是十多歲年紀:“淩月、淩星,你二人帶楊少俠去客房。”童忍住笑。在前麵引路。小坤子也隻能既來之則安之,朝老道姑彎彎腰,然後跟了上去:也好,聽說醉星庵很少男子進入,哥今天到此一遊,定要好好看看。

醉星庵的景緻十分清幽,一道曲曲折折的小河,在觀中流過,河邊多是翠竹,其間露出一座座屋舍,就是弟子們的修煉之所。小坤子也不由暗自點頭:聽說醉星庵崇尚自然之道,看來所言不虛。

“豬少俠,我這裡有個乾坤袖,這隻噬火蝗,還是我幫你拿著吧。淩月笑嘻嘻地抖出一團紫色的絲線。

小坤子江湖人稱財迷小歡,豈是浪得虛名,他把大腦袋探到晨風麵前:“這個乾坤袖正好借我一用,改日定當奉還。”

淩月趕忙後退兩步:“這是掌教之物,叫我保管,可不敢擅自做主。豬少俠,這隻噬火蝗毀了我們不少靈田,實在可恨,能不能先交給我,定要痛打它一番,出出惡氣。”

“這樣不好嘛,噬火蝗生性狡猾,萬一跑了,再想抓就難嘍。而且俺抓它的時候,這傢夥還噴了一口酸液,好厲害,連石頭都燒成灰,你們倆離遠點。”小坤子當然知道她們倆的小心思,無非是想弄點噬火蝗吐出的毒液。

果然,兩個小丫頭臉上都露出悻悻之色,把小坤子領到一排竹舍前麵,奉上清茶。咕嘟嘟一乾而盡,小坤子摸摸肚皮:“有勞二位,在下肚子餓了,有冇有吃的?”

暮雨出去一夥,就端來一盆麪餅,小坤子確實餓了,也不客氣,狼吞虎嚥吃起來。不大工夫,一盆麪餅見底,看得倆女童直傻眼。

心滿意足地拍拍肚皮:“行了,也算吃了個半飽!”“半飽!”ニ女童差點暈倒:這個傢夥,不僅色膽包天,而且肚皮也能包天啊。

很快,這個訊息就經由淩月淩星二人之口,迅速傳遍整個醉星庵,庵中弟子都知道:落坤山中有一個色魔加飯桶弟子,對了,還是個豬頭。

要說這女人湊到一起,最是八卦,雖然是修真者,也不能免俗。在這次事件之後,醉星庵的女弟子忽然都將原本的長裙束之高閣,該穿長褲,據說,是為了防止某色魔偷窺。小坤子要是知道他竟然能使醉星庵移風易俗,不知該高興呢,還是該以頭撞樹。

吃飽喝足之後,小坤子不免有些睏倦,迷迷糊糊又不敢睡。就在半夢半醒之間,門外忽然闖過一團紅光,徑直奔向小坤子。

來人勢頭強勁,冇等小坤子有什麼反應,就劈手奪過他掌中的噬火蝗:“哈哈哈,終於到手啦!”

小坤子先是一驚,以為醉星庵的人要動硬的,及至看到來人一頭紅髮,鬍子拉碴,卻是古三通的時候,這才放心。不過,他知道這個古三通素來犯渾,做事冇來由,冇準真能乾出強搶晚輩東西的事情,於是連忙見禮:“周師伯,這隻噬火蝗是俺逮住的。”

古三通眼珠子一瞪:“對啊,是你的又怎樣?你小子整個人都是落坤山的,你的東西當然也是門派的,所以也就是俺的!”

淩月和淩星相視一眼,終於弄明白一個道理:“這落坤山根本就冇一個正常人啊一”

();

(https://www.bqkan8.esxi文學/46171_46171165/20218006.html)

();

www.bqkan8.esxi文學。:m.bqkan8.esxi文學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