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四章 茫茫天地議師誼

三個月後,西蜀高奇之亂平定。

新皇在徽國的扶持下登上大位。

徽國派遣國使到訪西蜀,順便帶來了《融夷十二策》。

據說這十二策是陽曦公主的幕賓所做。

西蜀新皇看完《融夷十二策》後,覺得作此策的幕賓對西夷人瞭解甚深,向徽國國使求了姓名。

待那幕賓入朝時,眾官員才發現她是一名女子。

誰人不識蜀都才女——薛氏?誰人未曾與她應酬唱和?

隻是當年不過枝上一朵供人賞玩的奇花,今日卻登殿堂要與諸君共同指點江山。

勤政殿上,薛氏恭敬向新帝參拜,四麵雅雀無聲。

在一片沉寂中,她微微閉眼便能感受到環繞自己身周的冷峻目光。

這殿堂,原是男子的天地。

就算她有陽曦公主幕賓的光環加持,卻仍逃不過那些質疑的、不齒的,甚至天生帶有偏見的凝視。

一如謝先生臨走前所說:

“我們永遠不能在自己做一朵菟絲花的同時,指望由外界來改變女子的境遇。

天道,就是人心所鑄。這世上的每一點改變,都應由我們自己去實現。”

從此以後,她成了一名真正的校書郎,而不是世人口中恭維的“女校書”。

這條路一定艱難,但是兩次流放鬆節府的經曆,已經讓她對生死足夠通透。

不管前路明暗,她都會堅定地走下去。

在她踏出這一步的千百年後,一定會有無數女子循著她的腳印,踏上探索獨立人生的旅途。

數年後,仕途幾番沉浮的薛氏在蜀都偶遇一位青年才子——張昔。

那人詩才卓絕,英姿挺拔,為人溫和有禮,一時驚豔了她的人生。

與張昔度過的三個月,為薛氏一洗官場周旋的疲勞,讓她找回了一段少女的溫柔情懷。

就在她有心與他共度一生時,卻發現那人已與另一女子眉目傳情。

她輾轉數夜未眠,幾日間輕減許多。

再出現在張昔麵前時,她笑容慘淡,卻已恢複了往日校書郎的風度。

她贈予張生百兩紋銀,鼓勵他回徽國重新尋得自己一片天地。

麵對遲疑的男子,她眉目中寫滿釋然:

“公子本是有才之人,若不想著流連閨闈,靠自己也可成就一番美名。”

“昔若有出人頭地之年,必回來再尋姐姐。”

她淡笑搖頭:

“不必了,你我之間至此緣儘,不須再見。”

小院中,她長望孤月,憑風垂拂紗裙水袖,留給張生的背影孤獨而驕傲。

此後,薛氏傾心於西夷之事。

她入仕二十年間,西夷從未對西蜀進行過大規模騷擾。

秉承謝先生的路線,她悉心教化西夷人,並引導他們不斷改善生存境遇,被西夷人尊稱為“薛大家”。

五十五歲那年,薛大家偶染風寒,含笑溘逝。

無怨,無戾。

……

薛大家入仕之後,陳小貓與四郎在蜀中小住了半年。

二人親眼見證了薛氏初入仕途,與西夷人大土司就鬆節府互市進行談判。

她一麵籠絡大土司手下幾大重要家族,一麵對大土司軟硬兼施,終於順利推進互市、夷人書館等諸事,讓朝中諸官刮目相看。

連四郎都被薛氏的智慧折服,與陳小貓閒談時,誇讚了薛氏幾番。

彼時,陳小貓懶洋洋躺在四郎懷中,提起薛氏之才,也十分欣賞:

“當日她寫出《融夷十二策》,我就覺得她確實剛柔並濟,兼有治世之才。

所以我才幫她投書給陽曦公主。

陽曦公主雖有驕縱之名,卻喜歡有才的女子。

在她的護持下,相信薛姐姐定有用物之地。”

半年中,陳小貓與四郎一邊留意薛氏在西蜀國朝廷境況,一邊遊遍峨眉、青城等縹緲名山。

又一年大雪紛紛而下,二人來到西嶺雪山。

極目之處,萬山茫茫,雪霰如霧。

陳小貓道:

“四郎,我在《凡城增記》中,見到您恩師南風羽與大皇帝的沈稷的故事。

書中有一段,寫的應該是三十多年後,徽國大敗西蜀國。

西蜀從此向徽國稱臣納貢,但您的恩師卻從那以後不知所蹤。

大皇帝再遊西嶺雪山時,隻剩一曲冷琴空對茫茫白雪。

我記得,有一日在堯京東院,你看了書中記載的恩師與大皇帝的緋聞,生氣得差點把書扔掉。

但我……總覺得恩師與沈稷之間並非無情呢。”

她小心翼翼地望了四郎一眼,隻覺他眼神中劃過一絲蒼涼。

寂靜之時,有白絮落在他睫間,瞬而化為一粒晶瑩,飄落於風中

——如一許沉默歎息。

“恩師與先帝,一生隱忍,一世遺憾。

或許到最後,他們自己都分不清,彼此間是否還有男女之情。

但他們數度馳騁天下、同生共死的情感,恐怕早已超越了普通的情愛。

我自幼,便常常見到朝會之餘,他與她總會在一片開闊處單獨分析幾句朝局。

兩人總是相隔七尺有餘,語氣平靜而思量長遠。

許多國家大政,都誕生在那樣的對話中。

偶爾,看到他們悄望對方的眼神,我總有一種錯覺,似乎他們天生就是一對。

但那七尺遠的距離,就如天塹橫亙在他們之間,似乎再也難以逾越。

我想,他們一定有許多不得已的苦衷。

那種感情絕不庸俗,我不希望他們之間的情感成為彆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聽了四郎的話,陳小貓忽然體味到一種無法言說的感傷。

像是哽在喉中,又沉沉擠壓在心間,最後隻剩一聲綿長的歎息。

她輕輕偎在他懷中,低語道:

“若這一生,無法在一起,又無人可以代替。

他們一起走遍了四方河山,也算是微微填補了遺憾吧。”

四郎眉目含笑,又垂眸凝望陳小貓許久。

陳小貓見他眼中有一絲慶幸意味,也會心而笑:

這人間,他們是少有的幸運一對,縱然經曆那麼多波折,如今想來,也十分值得。

幸運如斯,怎能辜負這絕美光景?

她閉了雙眼,待他以微涼雙唇吻過她溫軟眼瞼、瓷滑的臉頰、精緻的小鼻尖,最後與她雙唇交融。

點點細雪沾上唇尖,被滾燙的魂魄刹那融化,在髮膚之間濺起驚心動魄的火花。

她與他微微顫栗,在迷離的魂火間共醉共情,每一聲急促呼吸都寫滿深深的愛意。

天地潔白一片,無分涇渭高下。

救世主她睚眥必報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