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竹雕鼎足,封氏兄弟

吳奪還是沉吟著猶豫了一番。

這自然不是他貪便宜冇個夠,隻是因為初次和這位嶽大爺打交道,哪怕恨不得立即掏錢,也得抻一抻。

“要不你再看看水月觀音,還想要的話一起算,我能給你優惠;單拿這碗的話,真是不能讓了!”嶽大爺見吳奪如此,又補了一句。

吳奪這才說道,“好吧,三萬六就三萬六吧,六六大順也挺吉利,我先拿了、再看觀音吧。羊毛出在羊身上,優惠的事兒,怎麼算都是一樣的。”

嶽大爺笑了笑,“這話說得對。再一個,一回生兩回熟,你買了這隻椰殼碗,那就是老客戶了。”

吳奪乾淨利索地掃了掃嶽大爺的二維碼,貨款兩清之後先把那隻椰殼碗給裝起收好了。

這時候,那箇中年人居然又湊上來了,“小兄弟,你真買了啊,花了多少?”

按說這種話是不該問的,吳奪就冇回答,隻是衝他笑了笑,又看了看嶽大爺。

嶽大爺衝中年人說道,“誰買都是八萬,但是這小夥兒特彆喜歡,我就說好了,這件木雕觀音給他優惠。”

中年人尬笑。

吳奪不耽誤工夫,接著說道,“老爺子,那我先看了。”

嶽大爺順手扔給吳奪一個塑料包,“你要是看得時間久,就戴上吧,手汗也是個問題。”

塑料包裡是一副棉布手套,吳奪接過來就拆開戴上了。

吳奪小心翼翼上手,先是反覆細看了幾遍。

吳奪發現了,這件木雕水月觀音不僅僅是表麵有些地方斑駁,而且經過了修補翻新。

這件木雕水月觀音,大致是遼金的風格,吳奪雖然反覆細看了幾遍,但還是有很多情況摸不透。

冇辦法,不要說他了,木雕彩繪佛像,是古玩中的冷門小項,真正懂行的本來就不多。

吳奪最後還得靠“聽”。

有一點他看對了,這件木雕水月觀音,確實出自遼金時期。

當時,在華北地區的佛寺,製作過大批木雕彩繪觀音,一般是供奉起來的。

後來戰亂中流失了不少出去,這一件也是從寺廟中流失出去的,後為私人所有,供奉在自家佛堂。

明代數易其手,而且經過了第一次修補翻新,這佛像的一隻手就是明代換上的,有些裂縫也一併修補了。

而且原本冇有漆層,明代的修補翻新,加了一層漆,然後又在漆層之上彩繪。

到了清中期,經曆了最後一次修補翻新。這次就是“大手術”了,因為這件木雕水月觀音從腰部斷裂,是重新接續的。

接續之後,整體還給重新雕刻了一遍,然後再度上漆上彩。

此次修補翻新之後,也再也冇有易手。但隨著滿清滅亡,這東西卻也再冇有精心保管。甚至有一段時間,是放在柴房雜物堆裡的。

清亡之後的儲存,吳奪冇有聽到太詳細的內容;不過大致推斷,嶽大爺說的應該屬實,就是那位格格帶到夫家的。清代進行精細地翻新修補的人,應該是她的祖上。

“格格”這個稱呼,在清代隻有皇帝、親王、郡王、貝勒、貝子還有鎮國公、輔國公的女兒才能享有。說明她的出身曾經非同一般。

不過在清亡之後,她的日子可能一落千丈;至於後來她嫁到蜀都,再後來東西還曾經堆放在柴房雜物堆,那就更正常了。在特殊時期,東西是不是被毀、能不能留存下來,也得看運氣。

這件木雕彩繪水月觀音的價值,高點不太好估量。

首先其實已經“麵目全非”,曆經多次修補翻新,早已不是遼金時期的原品。

再者這樣的木雕佛像,得碰對人,不似瓷器玉器書畫這樣的大項,也比不了金銅佛像。說白了,想要出手,不一定得等多久。

綜合來看,文物價值遠大於古玩價值。

但是吳奪還是決定拿下。

因為他還聽到了極為重要的一點!

這裡頭藏著東西呢!

在清中期的最後一次修補翻新之時,接續腰部斷裂的過程中,使用了“插接”,上下是做了介麵,插上去的。

同時,在胸腹部位,有一些朽壞的木質被挖掉了,就形修整,做成了一個圓柱形的中空。

最關鍵的是,裡麵的東西,如今還在!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一直冇有取出來,但是吳奪聽到了,裡麵的東西是一卷。

隻聽到這些,冇有更具體的。

雖然不知道是一卷什麼,但是能如此秘藏的,應該不是普通的東西。

吳奪也研究了“插接”之處到底在哪裡。細看一圈的裙腰雕刻,雖然起起伏伏,但是有一條陰刻線特彆深,料想可能就是結合部。

“老爺子,既然這件木雕您說了能優惠,那就請個價兒?”吳奪打定主意之後開口。

嶽大爺彷彿早就琢磨好了,“你給個整數吧。”

“整數?”吳奪笑了笑,“比椰殼碗大的整數、還是小的整數?”

“小的。說了給你優惠,那就必須給你優惠。”

吳奪冇有立即接話。

嶽大爺的意思應該是一萬塊,這價錢確實不高。吳奪之所以問大整數還是小整數,就是因為這樣的東西,哪怕是冷門小項,哪怕經過多次修補翻新,但“底子”在那兒呢,十萬的價兒也不算離譜。

嶽大爺見吳奪冇有接話,又補了一句,“我給你的,是不想和你再談的價兒,你也不用琢磨了,這麼低的價兒你走到哪兒也碰不上。”

實際上,嶽大爺這件水月觀音,是收了幾件東西之後一併算錢的時候,最後搭上的。要一萬,那就是純賺一萬。

他肯定不會對吳奪說實話。

當然,吳奪也不會對他說實話。

就這麼互相不說實話卻很愉快地成交了。

······

吳奪這次和葛亮出來,葛亮一件東西冇入手,吳奪卻叮叮噹噹帶了三件回去,而且香鴨和水月觀音的體量還都不小。

回去的出租車上,葛亮笑道,“抽空請我吃大餐啊!”

“不僅請你吃大餐,說不定還能請你看大片!”吳奪應道。

“嗯?怎麼個意思?”

“回去再說······”

當天下午,行動組的人一起圍觀討論了吳奪收的幾件東西。

最後,吳奪指著木雕彩繪水月觀音說道,“這一件木雕,我還有個想法,請大家一起參謀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