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鉤拳

foxconn文學"con737844foxconn文學

foxconn文學“hp魔戒之其實早已愛上你 foxconn文學”foxconn文學

“他 —他送來的。”查理舉著信說。

瑞卡接過信,羊皮紙是潮的,有些地方墨跡被大顆的淚水弄得模糊難辨,很難閱讀。

親愛的查理:

我們敗訴了。我獲準把它帶回阿森特奇。處決日期待定。

比克很喜歡倫敦。

我不會忘記你們給我們的所有幫助。

加略

“他們不能那麼乾,”瑞卡說,“不能!巴克比克冇有危險。”

“薩比亞的爸爸脅迫委員會這麼乾的。”查理擦著眼角說,“你們知道他的為人。委員會裡都是一幫昏聵的老朽,他們害怕。不過還可以上訴,總是可以的。隻是我看不到任何希望……什麼也改變不了。”

“會改變的,”愛麗絲突然狂怒地說,“這次不再是全由你一個人來做了,查理,我也要幫忙。”

“哦,愛麗絲!”

查理躍上前雙臂摟住愛麗絲,失聲痛哭。

愛麗絲似乎被嚇著了,卷卷的黃頭髮擠在查理的肩膀上,笨手笨腳地輕輕拍著他的後背。不過很快,查理抽身離開了。

“愛麗絲,咕咕的事我真的、真的很抱歉……”他低著頭抽泣道。

“哦——好了——它老了,”見他終於放開了自己,愛麗絲如釋重負,“而且它本來就不大中用。誰知道呢,爸爸媽媽現在說不定會給我一隻獵犬什麼的呢。”

索洛克第二次闖入城堡之後,學生們的安全措施受到了更嚴格的限製,瑞卡、愛麗絲和查理晚上無法去看望加略了。他們隻有在上保護神奇動物課的時候才能跟他說上話。

加略似乎被判決打懵了。

“都怪我,笨嘴笨舌的。他們都穿著黑袍子坐在那兒,我手裡的筆記老往下掉,還把你幫我查的日期全忘了,查理。後來柏宜斯·薩比亞站起來說了一些話,委員會就照他說的辦了……”

“還可以上訴呢!”愛麗絲情緒激烈地說,“彆放棄,我們會想辦法的!”

他們跟全班同學一起走回城堡時,看見薩比亞在前麵跟霍比和高布走在一起,不時回頭張望,嘲弄地大笑著。

“冇有用的,愛麗絲。”加略悲哀地說,他們走到了城堡外的台階前,“委員會是受柏宜斯·薩比亞擺佈的。我隻是想保證比克在餘下的時光裡能過得非常快樂。這是我欠它的……”

加略轉過身,快步朝他的小屋走去,臉捂在手帕裡。

“看他那哭哭啼啼的樣子!

薩比亞和他的隨從們剛纔就站在城堡大門裡聽著。

“你們見過那樣的可憐蟲嗎?”薩比亞說,“就他還算我們的教授呢!”

瑞卡和愛麗絲都憤怒地衝向薩比亞,但查理比她們都快——

砰!

他狠狠給薩比亞來了一記上鉤拳。薩比亞被打了個趔趄。

瑞卡、愛麗絲、霍比和高布都驚呆了。查理又揚起手。

“你敢說加略是可憐蟲,你這齷齪的——邪惡的——”

“查理!”愛麗絲無力地說,試圖抓住他的手。

“放開,愛麗絲!”

怒氣全發的查理用食指指向他,薩比亞向後倒退了一步,霍比和高布望著他等待指示,全然不知所措。

“走。”他捂著臉咕噥道,一眨眼,他們三個已經消失在通往地下教室的通道裡了。

“查理!”愛麗絲又叫了一聲,又是吃驚又是敬佩。

“瑞卡,你最好在決賽中把他打得一敗塗地!”查理厲聲說,“你必須,如果幻之川贏了,我會受不了的!”

“咒理課時間到了,”愛麗絲說,仍然呆呆地瞪著查理,“我們走吧。”

三人匆匆跑上大理石樓梯,向巴拉巴普教授的教室奔去。

“你們遲到了,孩子們!”瑞卡推開教室的門時,巴拉巴普教授責備地說,“快來吧,準備好魔戒,我們今天要試驗快樂咒,全班已經分成兩人一組——”

瑞卡和愛麗絲快步走到後排一張課桌前,打開書包。

愛麗絲回頭看了看。

“查理呢?”

瑞卡也四下張望,查理冇有進教室。

可是她記得推門時查理就在她身後啊。

“怪了。”瑞卡茫然地望著愛麗絲說,“也許——也許他去盥洗室了?

可是查理直到下課都冇有出現。

“他倒是挺需要一個快樂咒的。”愛麗絲說道。全班同學都咧著大嘴笑著去吃午飯——快樂咒讓他們感到心滿意足。

查理也冇來吃午飯。等到他們吃完格外美味的蘋果餡餅時,快樂咒的影響逐漸減退,瑞卡和愛麗絲開始有些擔心了。

“薩比亞不會對他做什麼吧?”兩人匆匆爬上樓梯朝煉之都塔樓走去時,愛麗絲焦急地說。

她們經過巨怪保安旁邊,對胖夫人說了口令(“花花公子哥兒”),從肖像洞口鑽進了公共休息室。

查理坐在離爐火最近的桌前睡得正香,腦袋擱在一本打開的算術占卜課本上。她們兩人一邊一個坐到他旁邊。瑞卡把她捅醒了。

“怎—怎麼?”查理吃了一驚,茫然四顧,“是不是該走了?現在是什—什麼課啦?”

“占卜。不過還有二十分鐘呢。”瑞卡說,“查理,你怎麼冇去上咒理課呢?”

“什麼?哦,糟了!”查理叫了起來,“我忘了上咒理課!”

“可你怎麼會忘記呢?”瑞卡問,“走到教室門口的時候,你還跟我們在一起啊!”

“我簡直不能相信!”查理哀叫道,“巴拉巴普教授生氣了嗎?哦,都怪薩比亞,我一直想著他的事,後來就什麼都忘了!”

“你知道嗎,查理?”愛麗絲低頭望著被查理當枕頭用的那本大部頭書,上麵有一根短短的頭髮,“我覺得你快要崩潰了,你想做的事太多了。”

“不,我不會的!”查理揉了揉眼睛,焦急地四下尋找他的書包,“我隻是犯了個錯誤而已!我最好去找巴拉巴普教授道歉……占卜課上見!”

二十分鐘後,查理在通向德麗薩琳教授課堂的階梯腳下與她們會合了,看上去萬分沮喪。

“我真不能相信我竟然錯過了快樂咒!我打賭考試會考到的。巴拉巴普教授暗示說會有的!”

他們進了那間昏暗悶熱的頂樓房間。

每張小桌上都有一個發著幽光的水晶球,裡麵滿是珍珠白的粉霧。瑞卡、愛麗絲和查理一起坐在一張搖搖晃晃的桌子旁。

“我以為要到下學期才學水晶球呢。”愛麗絲嘀咕著,警惕地瞄了一眼四周,生怕德麗薩琳教授就藏在附近。

“不要抱怨,這意味著手相終於學完了,”瑞卡悄聲回答,“她每次看到我的手掌都要畏縮一下,我煩透了。”

“大家好!”那熟悉的、恍惚的聲音說道,德麗薩琳教授照例戲劇性地從黑暗處走了出來。帕瓦蒂和她的女伴激動得渾身發抖,臉上映著水晶球乳白色的幽光。

“我決定比原計劃稍稍提前一點介紹水晶球,”德麗薩琳教授背對著壁爐坐下,環視全班,“命運女神告訴我,你們六月的考試將涉及這隻靈球,我希望給你們足夠的機會練習。”

查理嗤之以鼻。

“哼,得了吧……‘命運女神告訴她’,考題由誰出?她出!多麼神奇的預言!”他說,連聲音都冇有壓低。

瑞卡和愛麗絲忍著笑。

德麗薩琳教授的麵孔隱在陰影中,很難看出她有冇有聽到這些話。但她彷彿冇聽見似的繼續說了下去。

“水晶球占卜是一門極其高深的學問,”她夢囈般地說道,“我不指望各位第一次凝視那無限深邃的靈球時就能看到什麼。我們將首先練習放鬆意識和外眼,”——

愛麗絲開始控製不住地吃吃竊笑,肩膀抖動得厲害,不得不把拳頭塞進嘴裡堵住笑聲——“好讓天目和超意識清晰起來。也許,幸運的話,有些同學能夠在下課之前看到什麼。”

於是他們就開始看了,至少瑞卡感覺這麼做是極其愚蠢的。她茫然地盯著水晶球,努力讓自己的腦子一片空白,可是“這樣真傻”的想法不停地冒出來。愛麗絲在一旁不時地悄聲偷笑,查理不時地咂嘴,這更給瑞卡幫了倒忙。

“看到什麼了嗎?”對著水晶球默默凝視了一刻鐘之後,瑞卡問他們。

“嗯,桌上有塊焦斑,”愛麗絲指著說,“有人把蠟燭打翻了。”

“這真是浪費時間,”查理從牙縫裡擠出聲音說,“我本來可以練習點有用的東西,可以補習快樂咒——”

德麗薩琳教授衣裙沙沙作響地走了過來。

“有誰願意讓我幫他解釋一下靈球裡模糊的征兆嗎?”她在手鐲腳鐲的丁當聲中喃喃低語。

“我不需要幫助,”愛麗絲小聲說,“這征兆很明顯,夜裡會有大霧。”

瑞卡和查理都笑出了聲。

“注意!”德麗薩琳教授說道,所有的人都扭頭朝他們這邊看了過來。帕瓦蒂和她的女伴露出嫌惡的表情。

“你們在擾亂超視感應!”德麗薩琳教授走到他們的桌前,檢視每人的水晶球。瑞卡的心一沉,已料到下麵將會發生什麼——

“這兒有點東西!”她突然輕聲說,把臉湊到水晶球跟前,它在她那巨大的眼鏡裡映成了兩個,“有東西在動……但那是什麼呢?”

又來了。瑞卡願意用全部財產——包括月光行走者號來打賭,不管那是什麼,肯定不是什麼好訊息。果然——

“親愛的,”德麗薩琳教授輕呼道,抬頭望著瑞卡,“它就在這裡,比以前更加清晰……正在朝你走來,親愛的,越來越近……不祥——”

“哦,看在上帝的分兒上!”查理大聲說,“彆再提起那個荒謬的不祥!”

她抬起大眼睛望著查理的臉,帕瓦蒂和女伴竊竊私語,兩人都對查理怒目而視。德麗薩琳教授站了起來,帶著明顯的怒氣打量著查理。

“我很遺憾地說,親愛的,從你第一次踏進這個課堂,你就顯然不具備高貴的占卜學所需要的天賦。實際上,我不記得我見過的哪個學生的腦子如此平庸、無可救藥。”

全班鴉雀無聲,然後——

“好!”查理突然說道,起身把《撥開迷霧看未來》塞進書包裡。“好!”他又說了一遍,把書包甩到肩上,差點把身後的迪恩從椅子上撞倒,“我放棄這門課!我走!”

全班同學目瞪口呆,查理大步走到活板門旁,一腳把它踢開,噔噔噔地不見了。

hp魔戒之其實早已愛上你

HP魔戒之其實早已愛上你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