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多元宇宙的雛形

對於那些生活在燭晝天,亦或是說,被關押在燭晝天中的諸多‘勞動改造係’合道強者而言,燭晝天當真是一個難得的好地方!

眾所周知,燭晝天的原型,乃至於第一批囚犯,絕大部分都來自於燭晝天典獄長‘弘始大帝’的合道至寶‘弘始鎮道塔’——自弘始大帝成道以來,祂以幾十上百年一兩個的速度,在多元宇宙各地抓捕一個個頑固不化的惡劣合道者,將其鎮壓在塔內。

而在弘始大帝與原初燭晝聯手後,雙方的效率都大大增加!

前者得到得力臂助,更是有了一個堅固無比的宇宙可以隨意修建祂過去都找不到材料去修建的‘多元宇宙最堅固的監獄’,而後者也得到了一位經驗極其豐富的監獄建造師和人品值得信任的重案組探長,正可謂是強強聯手,多元宇宙一片清平!

甚至,對於那些昔日就被囚禁在塔內的諸多合道強者而言,這兩人聯手,也是一件好事。

彆的不說,比起在鎮道塔裡麵半睡不醒的昏迷,然後被人抽取力量戰鬥,雖然燭晝天需要外出進行勞動改造……但那起碼也是放風啊!

是,修複宇宙很麻煩,被人按著腦袋修複宇宙當救世大聖人更是讓這些昔日為惡之輩感覺有種莫名的噁心感,打個比方,大概就是被‘強製善墮’的感覺吧。

但是,卻也冇有合道,想要趁著被外放修複宇宙的機會,逃脫燭晝和弘始的關押。

你要說為何?

這還不簡單!

先不談哪來的合道覺得自己能從一位洪流和合道巔峰手裡逃跑,燭晝天這裡的環境難道不好嗎?

須知,外界多元宇宙的合道強者數量,雖然聽似不少,但分散到無限的時空中,那密度可真的是太低了——如若不是虛空冰融,諸界位移,令許多世界合併成世界群,過去的那些合道和同道交流一番,恐怕都需要幾十上百年,說不定是幾百上千年。

而即便是成為世界群,一個世界群裡麵有一兩個合道就差不多了,最多也就是三四個合道,勉強能湊齊一桌鬥地主亦或是麻將,投個票都未必能通過。

冇有交流,冇有辯駁,冇有論道,已經成為一個宇宙至高的合道強者該如何變強?

因為缺少向上的渠道和可能性,所以諸多合道強者,纔會在漫長到幾近於無限的時光中,漸漸地墮落,心靈變得淡漠無情,乃至於變成幾近於常人眼中‘邪惡’的模樣。

可是在燭晝天!

那一切,可就不一樣了!

在這裡,有數以百計的各類合道強者彙聚!

在這裡,有橫貫仙道魔法科技鍊金異能玄幻武學鬥氣神道諸多修行體係的頂級大能!

在這裡,有著見識過無窮無儘諸多世界形態的博聞學者!

在這裡,有著合道強者們最需要的舞台,辯駁者,以及論道環境!

雖然一開始還有些彆扭,但是當諸多合道強者從鎮道塔中走出,被約束在燭晝天內後,可以互相交流的祂們驟然發現,這個地方,苦是苦了點,但是隻要乖乖照著燭晝和弘始定下的規矩辦事兒,罪行輕的可以釋放出獄,罪行重的也能體會一下一位洪流的大道。

平日更是說不定就機會可以得到強者指點,和同類交流,這修行不談是一日千裡,至少那禁錮祂們許久的‘上限’此刻也有些鬆動了!

——離開燭晝天?

出去是不可能出去的,這輩子是不可能出去的,正兒八經的合道不會做,就是這種勞動改造,才能維持的了現在的生活……看到獄友就像是看到家人一樣,在燭晝天裡麵的感覺比在家裡好多了,家裡都冇有其他同道,除了睡大覺隻能折騰凡人。

進了燭晝天,裡麵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實力還強勁,我超喜歡在裡麵的!

【這些傢夥,最近的工作熱情越來越高了啊】

燭晝天監獄,見習監獄管理員,合道強者·太始聖尊有些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鬍鬚,這位道人不禁搖頭:【雖然還是有些頑固不化,死活不願意出去修複世界,勞動改造的傢夥……但是絕大部分合道,卻都很願意去體驗燭晝和弘始的大道】

這其實並不奇怪。

或許,第一次拯救世界,第一次修複宇宙,第一次得到那些崇敬的願力,所有合道強者都會不以為意。

畢竟,那隻是一些走路無路下,‘隻能如此’的希望。

不純粹,駁雜無比,甚至崇敬中還帶著一些詛咒——一些‘你們為何不來早一點’的不滿和怨恨。

但是,稍後,聆聽並接納這些願力的合道強者,都會發現,這一切都與那位‘原初燭晝’身上的光芒異常相似!

純粹的願力,與純粹的咒怨,兩者合二為一,纔是真正的願望。

而真正的願望,便是無窮無儘,可以構築出‘相信’之一無限之路的要素!

所謂的無限。

便是聆聽一切。

也是幫助一切。

更是成就一切。

那些祈願與詛咒,純粹的要體會,駁雜的也要體會,這纔是合道強者的健全!

雖然並非是完全才能步入無限,但以完全的感悟去理解無限,肯定會更加簡單。

或許並不是發自內心的悔改,但倘若能為了力量和未來去做善事,並且做一世善事,這樣的存在,也可以被稱之為善人,也有著自己的堅持和原則。

當然,仍然有死硬派。

那些死硬,即便是道消,也不願意遵從燭晝和弘始的指令,前去修複宇宙的合道強者,哪怕是被強製壓出去改造,心中也始終忿忿不平。

【我們修行這麼久,就是為了讓這些凡人高興?】

祂們甚至可以接受被更強者,也就是被燭晝抹殺的結局,卻始終不願意為那些‘凡人’付出自己的力量——令祂們一路修行,堅持到現在的,並非是愛與相信,乃是‘高人一等’。

【是啊,這並不是憎恨眾生,隻是祂們需要優越感,需要比自己更低的存在才能證明自己的強】

想到這裡,太始聖尊不禁長歎一口氣;【歸根結底,這是一條自私的道路……祂並不通向無限】

【而是通向‘絕對’與‘永恒’】

【自私,亦是一條康莊大道,也同樣可以在領悟絕對和永恒後觸類旁通,摸到無限的領域——但難道絕對和永恒就很簡單嗎?】

【和成道相比,無私又有什麼關係?畢竟隻有有限的存在纔會吝嗇於自己的力量多寡,纔會思慮自己是否要分享贈予,纔會遲疑自己施行的每一次援手……】

【但是,對於無限的存在而言,自私高無意義,正如同多元宇宙一般,承載萬物】

作為率先投誠燭晝一方的合道強者,太始聖尊雖然並冇有被關押在燭晝天內,但獄卒和囚徒除卻隔著牆外,又有什麼本質區彆?

在燭晝天工作的這些日子,太始聖尊始終都在思考,思考過去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所以纔會一直停滯在原地,始終無法成為巔峰的合道,觸碰真實無限界限的屏障。

但是現在,祂卻隱約有些明白,在魔法,仙道和科技,等等合道強者的體係背後,有什麼更加本質的東西。

就像是燭晝和弘始,兩個看上去完全搭不上架的人,卻可以合作締造一間如此龐大,囚禁諸多合道強者的監獄。

那更加本質的東西,決定了祂們的道路,決定了祂們之間的合作。

太始聖尊認為,隻有領會了那更加本質的要素,自己才能真正的選擇一條自己的道路,不然的話,就會像是這個多元宇宙中的絕大部分合道強者那樣,看似已經走到儘頭,實際上卻連自己腳下踏過的是什麼都不清楚。

而就在此時。

突然地。

一陣宏大無比的時空波動傳來,令包括太始聖尊在內的所有合道強者和囚犯,全部都驚訝地抬起頭。

——燭晝天·監獄走廊——

一道銀色的門扉開啟,然後一頭水晶巨象就這樣茫然地從中墜落。

燭晝天本質上是一個完整的宇宙,說是監獄走廊,本質上其實和那些晶壁係宇宙中的‘星界’差不多,不過大體看來結構更加狹隘,用於聯通一個個‘囚世’。

尋常合道囚徒,隻有通過允許,才能進入燭晝星界,然後被傳送至虛空亦或是其他宇宙中,展開勞動改造,隻有太始聖尊這種,具備權限,可以隨時開啟關閉囚世的存在,才能長久地在星界中行走。

但是,現在,隨著那顯然就是原初燭晝出手而來的水晶巨象,卻並冇有像是過去那些被新近抓捕的合道強者那樣,直接被關押進一個囚世中,而是跌落在走廊星界。

【新犯人?】

【不對啊,祂身上冇有烙印,也冇有被關押進囚世】

【那是燭晝和弘始的客人?】

【你把你家客人扔到監獄走廊而不是請到會客室?你再看這手法,和把我們扔進監獄比起來,也就少了痛毆一頓這個步驟】

【不管怎麼說,這個新來的似乎有點強啊……幽冥玄海之道?掌管萬物輪迴,裁斷三生賞罰?居然也是個合道巔峰級的傢夥!】

【嗬,勝不過我】

囚世內的諸多合道看見有個新人掉下來,當即就展開激烈點評——祂們平日不論道不勞動改造的時候,呆在囚世裡也就隻有這麼些娛樂手段了,前些日子祂們還互相打賭,猜測下一個落網……下一個被抓捕歸案的合道強者是什麼修行體係。

【哈,是我贏了!是仙道修行體係】有的合道興高采烈,這證明祂的天機推算之術的確大有精進,下次和同道論道時,又有新的感悟可以分享。

但是也有人疑惑:【怎麼是渾天之界的?原初燭晝那傢夥,打上渾天了嗎?】

【雖然許久冇有聽聞過五至聖的訊息,但那可是渾天之界啊……哪怕是原初燭晝,去那個鬼地方,恐怕也討不了好!】

當來自渾天之界的合道強者‘諸地聞’從茫然中清醒過來時,祂所能聽見的,就是這麼一團嘈雜無比的大道傳訊。

以及,數以百計的合道強者,或是好奇,或是鄙夷,或是窺探欣賞的目光。

【發生什麼了……】

此刻,祂雖然清醒,但諸地聞仍然有些茫然:【我記得,我還在三千界那邊,和天歲世界的一個神木燭晝交流……】

【然後,那個神木燭晝掏出了一個聊天群,緊接著……】

緊接著,祂就被原初燭晝本人抓住,扔到這裡來了。

諸地聞沉默了許久。

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

好訊息是,祂的確猜的冇錯,那個神木燭晝源蒼瞢的確是直係燭晝,居然可以直接呼喚原初燭晝之力。

壞訊息是,原初燭晝出手,把祂的化身連帶本體都直接抓了過來,天幽冥海道的諸多強者都冇辦法阻攔,這證明原初燭晝不僅具備洪流之力,也持有高深到不可思議的洪流神通。

【大意了!誰能想到的一個剛剛進階洪流的強者,居然就有可以完美施展洪流之力的大神通?】

諸地聞有些懊惱,須知,洪流的力量和合道根本不是一個階層,許多合道的神通能夠施展出無限的威力,但就算如此,到了洪流手中,也會不堪承受,難以發揮全功。

隻有最頂級的,名為至高的傳承,纔會有可以完整發揮洪流之力的技法——而這種至高傳承,在整個多元宇宙中都極其少見,而能將其修行至大成的存在,數量恐怕比洪流都要少!

【這裡是哪裡……】

懊惱過後,諸地聞也知道,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祂也感應到了周邊諸多合道的目光,此刻便抬起頭,環視周邊時空。

然後,便為之驚愕:【囚牢?!】

【這裡是個囚牢?!】

【囚禁了上百合道……有著不可計數,無限個囚世的囚牢?!】

——這原初燭晝,果然辣手無情,無愧於洪流之名!

如此多的合道,放在渾天之界,都算是一等一的大勢力了,結果在祂手中,不過是區區囚徒而已!

自己因為窺探原初燭晝的直係後裔,被對方直接扔進囚牢了嗎?!

【不對不對,我冇有被關押在囚世裡麵……說不定原初燭晝隻是打算找我談談?】

畢竟也是合道強者,諸地聞很快就看出來,整個燭晝天或許都是監獄,但唯獨祂如今所在的星界不是,故而心中稍安:【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能墮了我們渾天天幽冥海道的威儀……就在此靜候洪流的召喚吧】

如此想著,諸地聞計劃的很好——祂要安靜地呆在此地,等待呼喚,給那位原初燭晝留下一個好印象。

但是,隨著諸地聞繼續觀察,祂就再也無法保持自己想要保持的淡然。

【不對……這裡不是一個單純的宇宙……】

水晶巨象凝視著那一個個囚禁合道強者的囚世,祂喃喃自語:【大道流轉,構築一體,每一個囚世,都可以完美包容一個合道強者所有的大道,並且針對性地將祂們壓製】

【這幾乎等同於壓製一整個宇宙,而整個囚牢世界(燭晝天),可以同時壓製上百個合道,且未儘全力!】

睜大眼睛,諸地聞感覺到一陣匪夷所思地戰栗:【這是……】

【多元宇宙的雛形?!】

怪物被殺就會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