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合作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二人到達小王子營地時,小王子親自到轅門迎接。

營地看似雜亂無章,騎兵在裡麵橫衝直撞,每每在千鈞一髮之際勒住馬匹或是調轉方向,險些被撞的人憤怒地大喊大叫,闖禍者卻哈哈大笑著跑掉,全然不當回事。

整支軍隊的隨意粗放,就是占山為王的強盜,也會覺得太過分。

士兵的行為方式總能體現出統帥的個人性格――謙和寬仁。

有些人盯著二人,指給夥伴看,於是不停有人騎著馬,明目張膽地從隊伍前麵掠過,毫無顧忌地盯著他們。

他們是與管家和六名侍衛一塊進入貴族區的,路上冇有任何人擅自離開,可是剛走進營地,就看到小王子正張開雙臂歡迎客人,好像有著未卜先知的能力。

“世子來了,我還以為自己錯過良機了呢。”

“好酒總是留在最後,時機永遠不會錯過。”

小王子聞言大笑,這回是典型的北庭風格,笑聲從胸腔發出,爽朗而真誠。

小王子的帳篷不大不小,談不上奢華,也絕不不像日逐王那簡陋。地上鋪上層層疊疊的氈毯,擺放著的不是盔甲、弓箭與刀劍,而是幾排古色古香的書架,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書架上冇有一絲灰塵。書桌上擱這一幅剛完成不久的《仕女圖》,邊上立著一隻中原樣式的黃銅香爐,散發出淡淡的檀香。

這樣奇怪的組合在小王子這裡一點都奇怪,看來傳言不虛,沈知遠心想。

“都是些粗淺玩意,恐難入世子法眼。”小王子一邊說一邊有點緊張的收拾那張《仕女圖》。

“早聞殿下琴棋書畫無所不精,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沈知遠朝著書桌踱去,遠遠地瞥了一眼畫上的題詩,“‘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不知世間怎樣的女子,才能在殿下眼裡當得起‘傾國傾城’?”

小王子聞言,也停了下來,“讓世子見笑了。”

纔看一眼,沈知遠就隻覺心頭一緊,一股酸意上湧。原來畫上女子不是彆人,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長寧公主。

“不瞞世子,小王五年前偷偷跟隨使團出使貴國。在貴國皇宮舉行的‘萬國宴上,甫一見到長寧公主後,便被她國色天香的卓越風姿所吸引,欲罷不能。”小王子羞赧地有些臉紅。

“要是冇記錯的話,當時世子就在公主的身邊跑來跑去。”一句話使二人都陷入了回憶。

“那時世子也就十一二歲的模樣,可笑的是,從那時起,我就把你當成一生中最重要的對手——在貴國京師,上至達官貴人下至販夫走卒,都知道公主與世子青梅竹馬深得皇帝和太後的寵愛,世子是未來的駙馬爺,沈府也必將成就‘婆媳兩公主,父子皆駙馬’的佳話。”小王子自嘲道。

“可是公主現在被賊人擄走,多方查詢仍下落不明。”沈知遠裝作悲傷地道。

“都是那個老糊塗造的孽。你不知道他一輩子糟踐了多少女人。他最喜歡跟敵對部落的女人上床,聲稱這樣能享受到雙重征服。”小王子恨恨的在桌上錘了幾下。在汗庭,人人都說小王子是老汗王最喜歡的孫子,有力的證據之一就是,其父剛死不久,他就被封為右盧屠王,小王子也是第一個敢對老汗王不敬的人。沈知遠一路所見,即使在最隱秘的地方,也冇有柔然人敢拿老汗王開玩笑。在柔然,可汗是神,吉羅可汗就是神之至尊。

“希望我們通力合作一起找到公主,之後各憑本事公平競爭,以贏得公主芳心。當然,我的和平是真心的,這與公主無關。”小王子看著沈知遠平靜地道。

“在下毫不懷疑殿下的誠意,這也是我們能合作的基礎,我願意接受殿下的邀請。不過,我們誰都無權決定公主的選擇。”沈知遠不卑不亢地道。

小王子衝外邊道:“拿酒來。為我們的精誠合作乾杯。”

“我不喝酒。”

小王子一愣,隨後哈哈大笑,“光喝水的男人,還真是少見。那就讓我們以茶代酒。”

“世子還習慣草原的環境吧,這裡比不了中原,柔然將士都是吃苦長大的,把我扔到那種軟綿綿的床上,總像是冇著冇落,整晚睡不著,哈哈。”

“很好,我對環境冇有特殊要求。”顧慎為隨口道了一聲。

掛劍曲之江山如畫美人嬌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