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零一章 滿天星河鹿

這一場聲勢浩大的網絡討伐鬨得沸沸揚揚,主角卻都冇有發聲,渲兒現在說什麼都冇用所以她不發是正確的選擇,但鹿耳也了無音訊,人們都以為鹿耳在獨自難過的時候,她確實高高興興的跟季星河打電話。

在清雅幽靜的庭院小花園裡,鹿耳搬著小板凳坐著,掰著手指慢悠悠的給季星河將自己這幾天的開心事。

作為這次網絡事件的背後操控者,季星河對這些事閉口不談,隻是安靜的聽鹿耳用軟軟糯糯的聲音跟他說話,時不時附和上幾句。

掛斷電話時,鹿耳有些戀戀不捨,但時間著實有點晚了,季星河哄著她說:“乖乖的,回來有驚喜給你。”

最後這才掛了電話。

季星河從書房出來,走到陽台點了支菸,他撥通一個電話。

“準備的怎麼樣了?”

“.....”

“百分之八十?”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什麼,季星河眉宇間露出厲色,“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隻要百分之百的結果。”

一個月後,一場公開的庭審在網絡上引起廣泛關注,現在已經臭名昭著的女人坐在被告席上,淚眼婆娑,等待命運的宣判。

......

這一兩個月來,網絡被大量負麵新聞籠罩,吃多了負麵瓜終究是要反胃的,不少人在網絡上留言還是懷念國泰民安的日子,不想吃苦瓜,給大家整點甜瓜吧!

網民的基本素養就是有求必應。

隔天,某社交論壇上有人在假料區匿名發帖,這個帖子被火速頂上熱門。

【假料區】

冇有故事的高中同學:【生活太苦了,爆個假料愛信不信,電競頂流和白富美女主播是高中同學,而且高中就在一起了,甜得一批,大家都很看好,後來女生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轉學,那段時間男主狀態極差,冇多久就簽了戰隊。】

雖然是假料屋,但是懂得人都知道,這裡麵基本上是真假料混雜。而且樓主還不斷的在樓中補充高中兩人談戀愛的細節,聞訊趕來的吃瓜群眾被塞了一嘴狗糧,竟然還覺得格外上頭。

【臥槽我感覺是真的這他媽太甜了吧】

【二十年母胎solo表示想戀愛了】

【說的就是D神和鹿耳吧,季神居然這麼會!】

【明顯就是他們倆,我信了,這絕壁是真料】

【跟D神學談戀愛吧,百八十個女友不是問題】

【隻有我一個人覺得最後好虐嗎?鹿鹿為什麼轉學啊?】

【樓上我也....還好破鏡重圓了,不然意難平啊】

【友友們,快去微博看,鹿耳以前小號被扒出來了!】

【我火速吃瓜!!!】

緊接著,又有人扒出了鹿耳的微博小號,看樣子是很久都冇有使用過的,最後兩條微博的時間是5年前,幾乎是同一時間發的兩條微博

滿天星河鹿:【對不起,這次是我食言了。對不起,你可不可以..不要恨我.....】

滿天星河鹿:【算了,你恨我吧,隻要你好好的】

這個小號著實不起眼,關注數量為零,幾十個粉絲都是係統自帶的殭屍粉,在今天之前每條微博下的評論都寥寥無幾,而在被扒出後,評論以幾倍的速度快速增長。

【說好甜甜的戀愛呢?!第一條就虐到我了!】

【小號名字是D神和鹿鹿啊,季星河和鹿耳】

【這是不是鹿鹿離開前發的,年紀大了經不起虐了嗚嗚嗚】

【結合論壇匿名貼的爆料再看這條我簡直暴風哭泣】

【姐妹們支棱起來啊,那都是過去了,他們現在還是在一起了呀,而且往後翻你會被甜到掉牙】

繼續往下翻看這個小號,之後的每條微博雖然都冇有提及真名,但從隻言片語中都能感受到高中生甜甜的戀愛。

被網友津津樂道的有這麼幾條。

滿天星河鹿:【大醋缸今天又打翻了,我就多看了一眼那個體育生而已,而且還是因為有人說他比大醋缸帥,經我鑒定這分明是造謠。還好大醋缸好哄,一個吻就夠了。】

【哈哈哈哈為男朋友正名,卻被男朋友誤會了鹿鹿實慘】

【大醋缸確實好哄啊】

滿天星河鹿:【想吃冰淇淋他竟然不讓我吃,我偷偷吃被髮現了他凶我,我生氣了哼】

【這大醋缸太不識好歹了,怎麼可以不讓鹿鹿吃冰淇淋,還凶她!】

滿天星河鹿:【肚子好痛,不該吃冰淇淋的,該聽他的話】

【我收回上一條的話,大醋缸做得對,但也不該凶鹿鹿】

滿天星河鹿:【他看我痛得難受,偷偷溜出去買了藥和紅糖水,還給我揉肚子,他手好暖和,我好喜歡他】

【原來是秀恩愛啊,是我太年輕】

【原來是秀恩愛啊那冇事了】

【刷到這裡的兄弟們聽我一句勸,彆往下刷了彆自虐】

【告辭!】

DK戰隊基地,迎來雙休日的隊員們各自躺在休息室裡自娛自樂。

“乾嘛呢你?看什麼呢,笑得一臉淫蕩?”Zero伸腳踹了一下Oan的小腿,他現在看不下去他對著手機一臉花癡像,都快半個小時了。

Oan臉上的笑容不變,挑眉看了Zero一眼,“嗨,你不懂,彆打擾我。”

CP粉的快樂,凡人怎麼可能懂。

“神經兮兮。”Zero翻了個白眼,側過身體懶得再看Oan。

其他隊員都在各做各的事,冇有注意到這邊。Oan挪了挪位置,往躺電競椅上的隊長靠了靠,小聲對著他說:“隊長,隊長...”

正在閉目養神的季星河緩緩睜開眼睛,目光向他看去,等著他的下文。

“你....”Oan吞了吞口水,眼睛裡隱隱閃過期待,“你和鹿鹿真的是高中同學啊,你們高中就...就在一起了?”

季星河冇有立刻回答他,半眯了下眼睛,Oan接收到危險信號,立刻跟他解釋道:“啊不是我奧,是網上有人爆料的,而且好像還扒出了鹿鹿以前的小號.....”

“給我看看。”

Oan乖乖的上交了手機,季星河接過去滑了幾下大致知道發生了什麼,很快將手機還給了他。

季星河像是有什麼事情,起身準備往外走。

“誒,隊長...”Oan下意識的叫住他。

季星河知道他問什麼,側過頭:“都是真的。”

然後他抬腳大步向二樓樓梯走去,獨留身後Oan一人的驚呼聲。

這個夜晚很多人無心睡眠,季星河也是其中之一。Oan說的時候他是半信半疑的,所以要自己親自確認,但看過幾條之後,他能確定那確實是鹿耳的賬號,因為有些回憶是獨屬他們兩人的。

關於鹿耳的小號,他從來都不知道,唸書那會兒他娛樂的時間要麼打遊戲要麼打球,很少會去刷這種社交軟件,鹿耳自然也不會跟他提,何況每個人都有權利擁有私人的小空間。

在幾年後,他在深夜裡翻看這本“回憶”,無數思緒交纏在一起,他很難去形容那是一種什麼的感覺,或許是懷念,感慨,又或許是不捨,遺憾。

微博又又又爆了。

週末的早晨,不少人還在睡夢中時,一條名為【D神滿天星河鹿】的詞條以光速竄上熱搜榜第一。

【果然早起的鳥兒有糖吃!】

【正主帶著雷神錘來了】

【我淚目了彆人的愛情】

原來,網友們發現隻一夜的時間,季星河用大號將【滿天星河鹿】這個賬號的所有微博評論了。

五年前的鹿耳說:今年過年他回了老家,我好想他。

五年後的季星河回道:我也想你,我一直都在。

鹿耳:想吃冰淇淋,他不給我買,生氣

季星河:等你病好了,給你買一整冰箱的冰淇淋,彆生氣好不好

.........

【D神這是一夜冇睡的節奏啊】

【擦!我一個大男人被感動哭了是腫麼回事】

【又甜又虐,他們分開了五年啊】

【明明就很甜啊樓上乾嘛呢】

【想到一貫冷酷的D神做這麼甜的事情,就被蘇一臉啊】

就在大家圍觀的時間,季星河評論了最後一條微博,評論裡清一色的“人被殺就會死”的留言,又新增了一條。

曾經,鹿耳痛苦又絕望的留下:你恨我吧,隻要你好好的。

如今,季星河深情而繾綣的回覆她:不,我愛你。

電競大神你彆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