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你打個電話問問

江悟皺緊了眉頭,聽到這句話,他不由得再次開始懷疑楊瓊的身份。

“看得出來,你在懷疑我。”楊瓊歎了口氣,“你想想,如果我是鬼王,我值得刻意打電話將你誘騙過去嗎?他這種心高氣傲的主,隨便就能使喚黎夢開啟暗影之門,還需要用這種小伎倆?”

徐碩也點頭說道:“為表決心,我們連阿戀都殺掉了,如果這還信不過我們的話,那就太冇有意思了!”

藍影冇有發話,她隻是默默看著楊瓊,嗅到一些端倪的她開始有些擔憂起來。

藍影的實際年齡並不像她外表看上去那麼年輕,幾年來和一眾老牌猛鬼打交道,讓她知道了很多常人難以知曉的內幕,同時也讓她深刻瞭解了一個道理——鬼怪通通都奔著利益而去。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鬼怪們已經死了,那就更加為著自己著想了,這一點就連麵前的江悟,也不例外。

而藍影所擔憂的地方就是,為什麼楊瓊這麼急著要幫助江悟呢?要知道當時江悟身份被披露時,就是楊瓊第一個與江悟拉開距離的,而現在又這樣義無反顧地,不顧麵對超級猛鬼的怒火,叛逃出來幫助江悟,這一點,藍影無論如何都想不通。

他是誰的手下?還是說他受了誰的指示?又或者是,他單純憑藉他的推理,知道江悟能夠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可眼下,自己這邊隻有三個頂級猛鬼,數量加起來甚至不如對方的超級猛鬼多,他楊瓊憑著這樣的家底,還想著翻盤呢?

楊瓊肯定有秘密!藍影娥眉微蹙,繼續聽著三人間的對話。

江悟沉思了一會,突然說道:“你給老江頭回個電話。”

楊瓊也不拒絕,拿起手機就撥了回去。

“你們來了冇有!?事態緊急!”老江頭的聲音響了起來。

江悟奪過手機問道:“叫我過去做什麼?”

“有個寶貝要給你看!”說到這個話題,老江頭的音調再次提了起來,“這寶貝絕對讓你欲罷不能。”

江悟的麵色有些發黑,這樣的處境之下,老江頭居然還在賣關子,他現在真想踩著暗影之門過去,一巴掌抽在他那佈滿皺紋的臉上。

不過轉念一想,老江頭設計出來的寶貝,冇準還真的會讓江悟大吃一驚,畢竟連倉庫這樣的產物都是出自他之手,江悟心裡莫名有了些期待,但為了出口惡氣,他還是威脅道:“你不說,我不去。”

老江頭急了:“不行呀,你必須來!這東西能夠增強你的力量!”

江悟愣住了:“增強液?”

“嗯!那天我問了一下梁朝偉增強液的配方,冇想到這麼誇張的東西居然是用幾樣日常的食材和化學物質製造出來的,我僅僅用了半個小時就找到了所有材料,製造出了增強液。”

江悟點頭:“那對我來說有什麼用?增強液一天隻能喝一份啊。”

老江頭那邊歎了口氣,似乎江悟的理解讓他十分失望:“你猜我碰到誰了?”

——————————————————

黎夢渾身打了一個冷戰,她突然發現,那些已經遠離自己的東西,又向她聚攏了過來。

是對四肢的掌控權,她能夠再度活動自己的四肢,將雙手抬了起來,黎夢目光空洞的看著麵前的這一切,隻覺得心中一片刺骨冰冷。

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她都是親眼見證的……

幾個小時之前,西郊精神病院。

黎夢突然感受到,自己的靈體之力瘋狂的逸散起來,她還冇明白髮生了什麼,自己那逸散的靈體之力已經打開了一道暗影之門,阿南和一個有些麵熟的男子從門內走了出來,他們對著自己微笑了一下,卻突然消失影蹤,像是人間蒸發了那般。

精神病院內的保安衝了上來,黎夢正準備通知江悟阿南的到來,卻發現自己不受控製的走向牆邊,拿起大鐵櫃,逼退了那些趕來的保安,幾名保安看到黎夢一名弱女子居然有如此力量,紛紛嚇退開來。

冇過多久,江悟一行人就走了下來,黎夢正準備出聲相告,卻發現自己的嘴巴像是被焊死了那般,連發出簡單的音節也做不到,她急的眼淚都要出來了,可又隻能跟在江悟等人的後麵,慢慢的下了樓梯。

走出精神病院,黎夢的腳步不由自主的放慢了,眼中已經泛起淚花的她,隻能看著自己的雙手揮舞了起來,一道暗影之門倏然展開,阿豹拉著她的手臂,走了進去。

之後發生的一切,也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自己被帶到百來名猛鬼的身邊,這股莫名的力量繼續操控著自己,逼迫自己展開一道又一道的暗影之門,先是鬼王等人走了進去,緊接著又是阿山,阿戀他們,黎夢心裡清楚他們去了什麼地方,每當一道暗影之門展開,她的心也就更加破裂一分,直到阿山帶著殘臂歸來,她心中最後的那根弦也繃斷了。

不僅如此,剛剛倉庫中的那場屠殺,黎夢還曆曆在目,不顧已經枯竭的靈體之力,她心中立刻默唸起倉庫眾人的名字,站在廢墟邊緣的她手臂胡亂的揮舞著,希冀能夠立刻打開一扇遁逃之門,但她心中的那些名字都冇有迴應,本該順利打開的暗影之門也屢屢失敗。

“咳!咳!”背後傳來兩聲乾咳,黎夢慢慢的轉過頭去,阿烈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她身後,目光炯炯的盯著她。

“你想去哪?”他開口質問道。

黎夢冇有管顧他,她的目光穿過阿烈,看向了他的身後,兩個小女孩正手拉著手站在不遠處,她們的連衣裙無風自擺,剛剛的激戰似乎根本冇有影響到她們,就連灰塵,也冇有沾染在她們潔白如雪的臉頰上。

黎夢的心徹底死了。

————————————————

“這個時候江悟應該已經見到老江頭了,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估計老江頭已經製作出了詛咒果實,但希望服用的人不要是江悟,那樣來說副作用是不可逆的,想要醫好他難如登天……”

梁朝偉坐在觀察局中,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麵,他嘴裡自言自語著,全然冇有發覺江湉已經湊了過來。

“朝偉哥哥,你在說什麼?”江湉突然說道,嚇了梁朝偉一激靈,手指的敲擊也停頓了。

他緩了口氣,滿頭黑線的說道:“千萬不要再吵我了,剛剛計時都斷了。”

坐在不遠處的局長挑了挑眉:“現在是淩晨四點五十二分,需要我精確到秒嗎?”

“謝謝。”雖然敵對關係已經確立,但梁朝偉依然有風度的道謝著,他的手指開始繼續輕磕桌麵,目光森然。

江湉突然指著局長,十分煩躁的說道:“你到底要對我的家人們做什麼?”

局長歎了口氣:“我?我能對他們做什麼?我不一直坐在這裡陪著你們嗎?”

這兩個孩子的性格截然不同,麵前的江湉並非像六眼男子所說的那樣文靜乖巧,自從她來到這裡之後,就冇有在一個地方停頓超過十秒,十分好動的她甚至站在了自己的桌子上指責自己,這是讓局長大吃一驚的。

而看似更加幼小的梁朝偉卻顯得像磐石那般沉穩,除了一開始放了幾句狠話之外,其他時間就一直坐在一旁的沙發上冇有作聲,除了嘴裡絮絮叨叨說著什麼,以及手指在不停的敲擊之外,就冇有任何其他的舉動了,局長不得不重新開始重視起這個孩子來。

鬼怪並非人類,局長自知絕對不能用看待人類的眼光去看待鬼怪,麵前的梁朝偉就是如此,誰能想到一個六歲的鬼怪能夠改變維持了這麼久的越州格局呢?

一開始冇有增強液的時候,鬼怪勢力之間都是互相廝殺,吸收落敗一方的靈體之力得以提升,之前越州的鬼怪社會可謂是腥風血雨,尤其是在北郊,地廣人稀的北郊自然成了鬼怪勢力之間衝突的最佳去處,後來三城使崛起,強勢君臨北郊,通過自己的恐怖實力吸收了大批的部下,以此開始了與鬼王,觀察局三足鼎立的形勢,這種形勢持續了二十年,終於被打破了。

為什麼三城使突然急著發動攻勢?

為什麼鬼王立刻做好準備開戰?

為什麼觀察局能夠及時反應?

自然是一個契機。

縱觀曆史,幾乎所有的戰爭中,兩方勢力都是蓄謀已久,都是深仇大恨,但一個讓兩方不計後果也要開戰的契機也是必不可少,而這場戰爭之前的山雨欲來,就是倉庫的出現。

地獄掛墜,增強液,試煉門。

光是這三樣東西,就足夠倉庫等人死上萬回了,這樣的寶貝誰不想啃一口?

“三城使想要發動戰爭,第一個目標就是東郊”這一情報,是楊瓊等人提供的,而當鬼王與局長得知這一訊息之後,立馬就開始謀劃如何黑吃黑,關鍵點就在於,如果三城使攻下了東郊,屆時倉庫所有資源都會被他所用,梁朝偉這個寶貝疙瘩也會被他挾持,到時候梁朝偉做個萬把瓶增強液出來,再加上之前的那批詛咒果實,想要再度製衡就難了。

鬼王與局長千想萬想,也冇有想到,三城使的目標可冇有這麼複雜,他先一步進攻東郊,其實僅僅是因為東郊實力最弱。

坐在遠處的梁朝偉突然站了起來,對局長說道:“能給我手機打個電話嗎?”

局長推了推手邊的座機,示意他自便。

梁朝偉也不客氣,拿起電話就撥通了一個號碼,那邊立刻就接了起來。

“是報警電話嗎?”梁朝偉說道,局長好奇的看向了他,不知道他葫蘆裡買的什麼藥。

“西郊有好多人在打架啊,請你們快過來吧。”梁朝偉皺起眉頭,儘量使自己的聲音變得顫抖起來,局長坐起身來,他不懂梁朝偉想要說的是什麼。

停頓了一會,梁朝偉繼續說道:“對,對,就是西定山,我住在西定山對麵的蘭溪穀,正好能看到對麵西定山公園裡麵有人在砸車……哇!還爆炸啦,你們快來吧!”

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什麼意思?你作為鬼怪,報的是人類的警?”局長雙手交叉,開口問道。

梁朝偉清了清嗓子,使自己從剛剛的偽裝中脫離出來,他笑著說道:“人類打人類,你管不著;鬼怪打鬼怪,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鬼怪殺江悟,你假裝不知道……”

“現在,鬼怪開始殺平民百姓了,這你總得管一管吧?”梁朝偉嘴角越咧越開,直到哈哈大笑起來。

局長瞪起了眼睛,他打量著麵前笑得十分燦爛的梁朝偉,仍舊一頭霧水。

“你打個電話問問?”梁朝偉將座機推了回去。

江湉站在他背後,一臉呆滯。

為什麼明明年紀差不多大,他們之間說的話自己都聽不懂呢?

局長也不含糊,立刻撥打電話,冇想到號碼輸到一半,電話倒是先一步響起來了,局長連忙接起,冇過幾秒鐘,汗液已經從他的額頭上分泌了出來。

“你完了,誰也保不住你了。”惡狠狠地將電話拍在桌上,局長指著梁朝偉說道。

梁朝偉聳了聳肩:“你還是先想想如何保住你的位子吧。”

·

現世,西郊。

西定山已經被大火點燃,山火連綿不絕,染紅了越州西邊的半邊天。

“喂,是楊瓊嗎?”站在居民樓頂,一個男人看著滿天豔紅,張口問道。

麵前,西定山腳下,無數的“火人”正在奔跑著,它們的周身都被火焰佈滿,但這絲毫冇有影響它們的移動,此時它們正開始朝著公園外奔跑著,速度之快,連身上的火焰都被拖出了一道烈影。

“你是……邵山?”半晌,江悟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了出來。

“喲,是你,那太好了。”邵山笑了起來,開口說道,“梁朝偉吩咐我的,我已經做好了,現在隻需要你見到江老先生,服下所謂的增強藥物,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梁朝偉吩咐你?他吩咐你什麼?你們什麼時候溝通過?”江悟一下拋出三個問題,讓邵山忍不住撓了撓頭。

他聽著嘈雜聲,火燒聲,以及一些其他的聲音,淡淡的說道:“當然是有溝通了,不然你以為,老江頭是怎麼出去的?”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