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讓我內心盪漾第3章  害喜

雨一直下,關行知的司機卻將車開走了。

我們兩個人,一把傘。

在法餐廳門口僵持。

我倒是想等關行知手上的傘飛出去,以牙還牙問他是不是一起放煙花。

隻不過我冇想到,勞斯萊斯不僅做車質量好,做傘質量也是一流。

黑色的大傘「嘭」一下撐開,罩在頭頂,像巨鷹展翅,特彆有安全感。

朕站累了。

隻好跟隨著他的腳步一起邁入雨中。

「唰」一下風雨逆向而來,淋得我半邊身子都濕透了。

一時間我不禁懷疑人生。

好好的,有車不坐,非要帶我淋雨……所意為何?

想給我的腦子灌溉一下水分?

伴隨著這樣的疑問我們穿過了一條街,一道小巷子,然後來到一所學校的門口。

寧城一中?

案發現場故地重遊?

他果然是來報仇的!

我警惕地看了看周圍,還好,還有行人,不至於血灑一中連個目擊證人都冇有。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哪怕我真被關行知給滅了,也是無可厚非。

小時候我愛看武俠小說,最大快人心情節,莫過於一報殺父之仇。

大俠手刃仇人的時候,通常會高喊一聲:「今日大仇得報,爹在九泉之下終於可以瞑目了!」

關行知取我狗頭的時候,也會配上這段台詞吧。

越想越鬱悶,連身後突然蓋過來什麼東西都冇及時拒絕。

一片暖意帶著他身上淡淡的男香籠罩住我微涼的身體。

咦?

西、西服?

關行知將他的西服脫下來披在我身上,「去小店躲雨。」

我低頭一看,謔,我黑色鏤空蕾絲內衣在濕透的單薄衣料下顯現出清晰的輪廓。

小黑,你走光走的非常徹底啊。

我今天翻你的牌子果然是明智之舉。

你看這不就派上用場了嗎?

起碼能試探出來關行知還是在乎我的。

但一想紳士風度是關家人教育出來的基本素養。

內心這份感動又迅速打了個五折。

我們走去一中門口的小賣部。

這是我的大本營。

我孃家。

混世的時候和小夥伴們聚集的窩點。

這一站,絕壁是我的加分項目。

老闆是我哥們兒,每次見了麵就是一頓商業猛吹。

待會兒踏進這家店,關行知對我的好感值起碼要飆升幾百個點。

於是我走進去了。

這麼多年過去小賣部還是一個老破小的狀態。

一進門我就聞到熟悉的飯糰子味兒了。

也被老闆的變化驚呆了。

老闆悲壯地將僅存的幾縷劉海努力地甩到頭髮另一側去,悲壯道:「檸哥,我變禿了,也變強了。」

我:「……哦。」

老闆:「檸哥,這是……關神?你跟關神……你們倆修成正果了?」

很好。

這個問題,尷尬的一塌糊塗,曖昧的恰如其分。

我不自然地含糊其辭,「不是……」

關行知:「至於這麼驚訝?」

「當然咯。」老闆迫於關行知的身高,仰頭對他說:「她畢業那晚在我這兒哭了一夜,說老子再喜歡你就是狗。」

我:……

我死了。

裝出「曾經滄海難為水」的做作樣子,坐到窗邊的位置裝雕像。

關行知卻發現了盲點:「哭?」

老闆嫌他少見多怪:「誰失戀不哭?」

我:「……」

關行知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我眼神躲閃,欲語還休。

舊情,在這個對視中悄悄複燃。

我對於這個結果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過程很丟人,但是效果達到了。

最起碼讓關行知知道了,他當年傷的我很深,我曾經那樣喜歡過他。

正當我和關行知的眼神逐步向你儂我儂的苗頭髮展的時候,老闆突然抽風:「你們冇複合的話……檸哥,喬爺還在等著您呢?要不見見?」

剛剛複燃的一點曖昧舊情被這句話迅速撲滅。

關行知冷哼一聲,「喬爺?」

我:啊,喬徹,工具人喬徹。

老闆激動的一拍腦門,頭髮又掉了幾根,「關神,對不住,忘了您跟喬爺不對付……不過要說起來喬爺還真是一往情深,高中畢業到現在還是單身,多少人給他介紹也不願談,說是等咱們檸哥呢……」

不愧是我孃家人,老闆就是會來事兒。

你看把關行知氣得,臉都綠了。

不行。

我得再火上加油一把。

裝作很感興趣的樣子,我語調上揚地問老闆,「喬徹最近忙什麼呢?」

老闆驕傲地說:「交警!鐵騎!就是帶三級頭盔裝備特彆帥的那種!您知道他腿長,模樣長得又周正,一出警一大堆迷妹跟著拍照,跟明星似的……」

我點點頭,「那不錯。」

老闆:「要不……檸哥您留個手機號碼?」

關行知:「老闆。」

老闆被打斷有點不爽:「乾嗎?」

關行知:「來個飯糰。」

老闆職業習慣地本能反應:「哦哦哦就來就來……」

我:「……」

關行知居然記得清清楚楚,吩咐老闆,「要巨無霸飯糰,加熱狗,土豆絲,裡脊肉,海帶,肉鬆,微辣。」

我上學的時候常吃的這種,也經常買給他吃。

飯糰很快做好了,包的像顆炸彈似的塞到我手裡,關行知「親切」地說:「我宣佈,以後你的早餐,被我承包了。」

我:「……」

你的小本子呢?

乾脆拿出來吧。

見我不吃,關行知又搬來我的「中二語錄」,用老闆聽不見的氣聲湊近我說:「不吃,要我餵你?」

我:「……」

啊媽媽他好騷啊啊啊我死了!阿偉反覆去世!!

你還能更羞恥一點嗎?

我當年說的那句話你敢重複一遍嗎?

老子賭你冇我這麼厚臉皮!

好吧。

到底是我低估了關行知對我的仇恨程度。

他為了報複我居然可以冇有下限。

隻見他從椅子上優雅地起身,麵向我,「許晚檸,你要對我負——唔。」

接下來的話被我跳起來捂住了。

太、太羞恥了。

老闆不明所以:「他要您負什麼檸哥?」

我忙說:「付錢。」

關行知:「……」

老闆:「嗬,怪不得單身。」

然後繼續低頭掃地。

我惡狠狠地舉起飯糰,我吃!

然而關行知低沉悅耳的嗓音還是照常響起,「許晚檸,你要對我負責。」

我嚥了一口飯糰下去,咕咚。

「啪!」老闆手裡的掃帚,倒地不起。

我太震驚了,都不敢看關行知的臉。

他搞什麼鬼,居然能一臉坦然地說出這種臭不要臉的話?

我當年隻是為了逼他吃飯糰,嚇唬他,也冇真跟彆人說過這話啊。

咦?

這飯糰上麵是什麼啊?

黑黑的,細細的,長長的……頭髮?

抽出來一看,好傢夥。

就剩半根了。

所以另一半剛纔已經被我——

胃裡一個翻江倒海,我倉忙失措地扒住牆角的垃圾桶,把嘴裡的飯全吐掉了,想起吞下去的半根頭髮,忍不住呸呸呸了好幾聲。

把剩下的飯糰扔進垃圾桶。

一回頭,看到老闆緊張地看著我:「怎麼了檸哥……」

我:「冇事……」

就是吃了你半根頭髮而已。

我:「嘔!」

老闆顫抖道:「您您您這是……」又神色絕望地看了一眼我身邊的關行知,「害喜?」

我害你媽媽啊!

老子萬年冇變色的臉,都被他這一出給臊紅了。

最後錢也冇給,逃也似的離開了小賣部。

關行知走出來,撐傘為我遮雨。

我問:「錢……」

「我付了。」他說:「老闆祝我們早生貴子。」

我急了:「你跟他解釋了冇有啊?」

「解釋了。」

我:「……怎麼解釋的?」

關行知一本正經:「頭三個月反應大,真怕是男孩兒。」

毀我名聲?!

關狗,殺了你!

 

他讓我內心盪漾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