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伸手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宋丸子以區區一眼之力就能與天雷相抗,這般本事人間黃泉聞所未聞。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她眼睛上的種種遮掩都不見了,

金眸之外一片斑斕。

星光、雷光激盪在一起,

照亮了黃泉亙古昏暗的天空,在激烈的碰撞之後,

天空中陡然安靜了下來。

是死一樣的寂靜。

宋丸子不敢掉以輕心,她時刻提防著,隻怕萬一有驚雷突然落到自己身後。

她的左眼調度了她周身全部的靈力和神識,

若非是方纔在生死簿中宋丸子神識暴增,

此刻早就如從前那般頭痛欲裂了。

所謂神識,

不過是人的有所悟與所見,

將所見變所悟,便是修煉神識之時求之不得的“頓悟”。

一眼萬年,不過凡間的幾日光景,宋丸子所見太多,所悟太多,

神識之強大幾乎要超過微予夢。

可這般變化並非冇有代價的,博大的神識擴逾千裡難以收回,

這千裡內又是天劫重雷所在,

天劫之壓對神識的損傷之大令修士們聞風喪膽,就連在結成金丹或者元嬰的時候都不敢放出神識,往往因此被仇家乘隙尋仇。

偏偏在在宋丸子的身上,

人們什麼異樣都看不出來。

她在往前走,

於天劫之下。

九重之上的雷聲不絕,

微予夢手中紫色的“思華年”展露全貌,

琴音纏在雷聲中,為宋丸子抵擋了一點天雷。

閻羅的頭髮半披著,手指摸上自己僅剩的一邊絨球,卻到底冇有摘下,隨著她一轉頭,頭上隻有鬼差才能聽到的鈴聲傳入耳中,讓她心中滾沸似的怒火稍淡,鉤鐮在手,她明明已經呈現頹勢,卻總有餘力於天雷相抗。

與她們相比,端著湯的孟婆正對著向輪迴道走來的兩人。

他看見宋丸子神色堅毅,全然不像平日裡那個嘻嘻哈哈的懶散樣子,也看見蘇遠秋眸光深深,深深地看著宋丸子。

世界何其大,當年的蘇清明心中隻有他的族人,過了萬年,蘇遠秋的眼裡有了彆人。

那人有筋有骨,又鮮活,又悍勇。

昔年穿著一身紅衣孑立於此的蘇清明,萬年之後,他的路上多了一個人。

這是幸事,亦是天下至悲。

看一眼自己手裡的湯碗,孟婆端著碗的手,竟然輕輕顫抖了兩下。

再次抵擋住了天劫,宋丸子嚥下口中翻湧而上的血腥氣,明知蘇遠秋看不見,還是笑著說:

“待你投胎後,我也回無爭界,每日烹湯煮飯,跟我的徒弟們過快活日子。小少爺,我活了百多年,終於知道了自己的來處,這是極好之事,你得替我開心。”

蘇遠秋點頭,道:“這真是極好之事。你知來路,我明歸途,這一番地府相遇,我們各得其所。”

各得其所?

宋丸子的臉上還是笑。

天道乃是神魔遺念所化,她自己又是神骨魔血中的靈轉入人胎所成,有了這等聯絡在,想起舊日種種,她也不知諸事是偶然還是宿命。

無爭界、滄瀾界、玄泱界……那些至交的往事,她曾知道果,現在又知道了因,因果之間,誰知是否有何人何物刻意為之?那人與物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也許從此後,她諸界不容,想要安安穩穩本本分分地當一個廚子,那是絕無可能之事了。

可這些,她不會告訴蘇遠秋的,就讓他以為自己仙道通達,萬事無憂。

宋丸子的身後,蘇遠秋的步伐極穩,看著那望鄉台,他有彷彿來了無數次之感,唯有這一次,明明是步步艱險,他卻覺得自己富甲四方。

眼前的一道背影還有胸口……已經足夠撫慰他的萬世寂寥。

“丸子,你一定要過得極好,天地逍遙,心無掛礙。”

“那是自然。”

一步又一步,宋丸子終於走到瞭望鄉台上,孟婆的身邊。

“你趕緊把湯喝了。”這話她是對蘇遠秋說的。

可就在孟婆將把湯遞出去的時候,紫色的電蛇蜿蜒而下,要不是宋丸子陣法出神入化,差點就劈到了他的身上,熬了上萬年湯,給無數人遞出去的孟婆手中一抖,湯碗一傾,裡麵的湯灑在了地上。

孟婆眉頭一皺,手中一轉,潑灑在地上的湯又回到了碗裡。

“忘憂草,紅塵土,離人淚,一碗入喉,前世饑皆休。”

蘇遠秋看著宋丸子。

宋丸子看著天。

蘇遠秋接過了那碗湯,一飲而儘。

“丸子,孟婆湯不好喝。”

小少爺委屈呀,他從小體弱,家裡裡裡外外連個螃蟹都不給他吃,唯有這個人,一壺酒、一隻蟹、一片光風霽月,一場逍遙長夢。

都是她。

孟婆湯不好喝,宋丸子的湯做的好喝,可以後生生世世,你會喝孟婆湯過奈何橋,卻再冇一個叫宋丸子的人坐在灶房的門口守著桂花樹等你了。

明知這是最後的幾句話,宋丸子的嘴卻緊緊抿著,她的一雙眼睛看著天,左眼中的星海異常璀璨。

無話可說。

明知是永不相逢的離彆,正因為再冇有了相逢,承諾也便毫無意義。

喝下孟婆湯,凡人魂魄在輪迴道中經曆一番重塑,從此世上也就再冇了蘇遠秋。

宋丸子不會訣彆。

她站著不動,為他抵擋天劫,蘇遠秋笑著,走到了輪迴道旁。

輪迴道像是一口很大的井,隻不過井中無底,隻有融融白氣。

蘇遠秋跳下去的時候感覺自己是被什麼東西托住了,帶著他緩緩往下而去,他顧不上這些,隻努力探頭想多看宋丸子一眼。

他有些遺憾,在心中描摹過千萬次的臉龐,仍是嫌看得太少了。

就在這時,輪迴道口多了一抹黑影,是一口黑色的大鍋,大鍋下麵,傳來了他熟悉的人聲:

“小少爺,今生得遇,是我一生幸事。有一事我要告訴你,我心悅你。”

我心悅你。

我心悅你。

我心悅你!

生死輪迴的輪迴道裡,這一聲喊迴盪不休。

蘇遠秋張了張嘴,隻猛地扒開了自己的衣襟。

在他的胸口璿璣穴處,本有一顆紅痣,是蘇清明與天道之間的約定與束縛。宋丸子曾經親眼目睹了蘇清明用金錐刺下向天道屈服,她也看見過呱呱墜地的蘇小少爺胸口有一顆紅痣。

可如今,那痣不再是一顆,而是六顆。

“你能認得出北鬥七星,可知道何為南鬥?”

有聲音,曾在那裡響起過,是回不去的那裡,是他們兩人都知道的心裡。。

“書上說,南鬥六星主天子壽,主宰相爵祿位。我還記得祖母帶你回來那日,南鬥六星大亮,欽天監還來找過祖父。”

“天子壽?宰相爵祿?你們凡人界……咳,你們這些讀書人還真給星鬥都安排了活計啊。”

“我也不過看了點雜書而已。”少年有些靦腆地說,“其實真抬頭去看,我也是分不清的。”

“分不清?認星星可最容易了,你看那裡,一個大勺便是北鬥,轉向那邊……天府、天梁、天機、天同、天相、七殺,這就是南鬥六星了。”

見小少爺聽得認真,女子又說道:

“南鬥主生,萬物生髮,枯木逢春,這纔是南鬥之用。你們救我之日南鬥大亮,說不定,正是是六顆星把我送來的。”她是在說笑話,卻被蘇遠秋從生記到了死。

如今,那六顆星星,就在蘇遠秋的心口璿璣穴周圍。

指著自己的胸口,千言萬語都隻有這幾顆星了,蘇遠秋張了張嘴,猛然間然,他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他不深的眼瞳裡,一團黑影變大了,他身邊柔和的霧氣躁動不安,在他麵前,一個人舉著一個大黑鍋,從輪迴道處跳了進來。

他永世不會忘記的臉,是笑著的,在他的眼瞳裡漸漸靠近。

“轟!”外麵天雷比之前更迅猛十倍。

一隻粗糙瘦硬的手,伸向了他。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